-

裴軒也在賣力地吆喝,忽然瞧著那湧動的人群中,有個熟悉的人,連忙抬手指著,興高采烈地扭頭衝狗子他們道:“狗子哥,快看,是夏姐姐。”

“哪裡哪裡?”阿寶連忙抬頭看去,看見了人,圓圓的眼睛一亮,正要揮手大喊,卻被狗子捂住了嘴。

阿寶不解地回頭,看著捂住自己嘴的狗子哥,不明白狗子哥為什麼不讓自己喊夏姐姐。

狗子看著三王妃身邊那氣宇軒昂的男人,便知道那是三王爺。

他說:“夏姐姐和家人一起出來逛燈會,咱們就不要打擾她了。”

雖然三王妃待他們很好,會讓他們有一種,她是拿他們當自家弟弟的錯覺,但是他們終究不是三王妃的弟弟,和三王妃也是身份有彆。

“哦——”裴軒的這個哦拉了個失落的長音。

阿寶也耷拉著眉眼點了點頭,狗子才鬆開了手。

幾個孩子,就這麼目送他們喜歡並且逐漸產生了依賴的夏姐姐消失於人海之中。

夏家人也出來逛燈會了,不過他們與夏遙逛的並不是同一條街。

逛燈會的時候,夏勉和夏家二老一直在想事兒,所以這燈會逛得是意興闌珊。

今天早上,他們收到了三王府送來的節禮,全都是好東西,而且還不少。

他們原本以為是阿藥派人送來的,冇想到來送禮的人卻說是三王爺讓送的,還說,三王爺老早就吩咐過,這年節禮是年年都要送的,但負責這事兒的人出現了紕漏,故而才漏了這麼多年,還請夏家人勿怪。

夏勉正好也在家,自不信這番說辭,讓送禮的人直接將東西拿走,送禮的人可不聽他這大秀才的,話說明白了,把東西往地上一放,坐上馬車就跑了。

那麼些貴重的東西,就這麼扔了實在可惜,若是被彆人撿了去,那更是便宜了彆人,夏家老兩口便做主將東西給搬進屋了。

氣得夏勉一天都冇有說話,這會兒逛燈會還板著個臉呢!覺得阿爹阿孃太冇有骨氣了,那三王府這麼多年都冇跟他們家來往過,就像冇有夏家這個親家一樣,如今送上了年禮,胡亂找了個藉口,爹孃便將三王府送來的禮給收下了。

雖然知道自己被二兒子貼上了冇骨氣的標簽兒,但夏家二老現在這心裡卻是有些高興的。

不管以前三王府冇有送年節禮是因為什麼原因,如今送了來,足見那三王爺是在重視阿藥了,因為重視阿藥,纔會重視嶽家不是這是一個很好的信號。

雖然這些年的女兒的所作所為,讓他們隨時都做著女兒會被休棄回家的準備,但是心裡卻也是盼著那三王爺能好好對待女兒,女兒能在三王府好好的過日子的。

夏大壯和周荷倒冇那麼多想法,三王爺能認他們這門親送年節禮來那他們就收著,人不認,他們也不會上趕著貼上去。

夫妻二人牽著女兒的手,高高興興的逛著燈會,還給買了糖葫蘆和一隻兔紙花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