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元宵佳節,蕭玄還是帶著蕭霖去了一趟宮裡,不過用了個午膳,啟帝便放他們回去了。

因為今晚城樓上會放煙花,是官家放的,年年元宵都放,比起在宮裡看,在宮外逛逛燈會,再看看煙花,自然比在宮裡看要強得多。

蕭霖因為晚上能和母妃一起出門開燈會,十分的高興,還在馬車裡唱起了歌來。

“猴哥,猴哥,你真了不得,五行大山壓不住你……”

最近蕭霖天天去陪養傷的蕭玄說話,一起用午膳,父子感情突飛猛進,他跟父王在一起的時候,也跟與母妃在一起的時候一樣放鬆了。

“這歌也是你母妃教你的?”蕭玄問。

蕭霖抿著唇點了一下頭,歪著頭問:“父王,霖兒唱得好聽嗎?”母妃說他唱得可好聽了。

蕭玄比較中肯地給出了一個,“好聽。”的評價。

“你今天怎麼這麼高興,有什麼特彆的事?”蕭玄有些好奇地問。難得看他這麼高興。

蕭霖猶豫了一下,回答道:“有的,晚上用過晚膳,母妃要帶我們出去逛燈會。”

“我們?”

蕭霖扳著手指給他數,“采薇姐姐,秋霜姐姐,桃花姐姐,梅花姐姐,趙嬤嬤說她怕吵不去,但讓梅花姐姐回去的時候,給她帶一盞蓮花燈。”

這梧桐院兒可以說是全部出動的,蕭玄回憶了一下,他好像從來冇有和夏藥去逛過燈會,更冇有帶霖兒出去逛過街。

這次正好他也得空,便帶霖兒一起逛逛燈會吧!

“你想父王陪你一起逛燈會嗎?”蕭玄問。

當然是想的,蕭霖眼睛一亮,但很快又黯淡了下去,因為他覺得母妃應該不太想跟父王一起逛燈會。

小傢夥糾結地絞著手指,見此,蕭玄又問:“霖兒不想父王陪你一起逛燈會嗎?”

“想的,但是……”小傢夥絞著手指,但是了半天,纔在父王的注視下說,“母妃可能不想父王和我們一起去。”

他覺得母妃不喜歡父王,甚至不想見到父王,他從父王院兒裡回梧桐院兒,跟母妃講他和父王都做了什麼的時候,母妃總是不認真聽,似乎都不想讓他在她麵前提父王這個人。

“你怎麼知道你母妃不想父王陪你們去?”蕭玄擰著眉問。

“嗯……就是感覺。”小傢夥低頭對著手指。

蕭玄道:“父王覺得你的感覺不太對。”雖然他最近也感覺到了,夏藥對他的漠不關心和不在乎,但是他認為,她不過是在與他置氣罷了。

她不但在與他置氣,還在與所有人置氣,為她所受到的不公平對待。

並不是她已經不喜歡他,不想再見到他了,畢竟她以前那麼愛他,為了和他在一起與虎謀皮,為了獲得他的寵愛,還用儘了手段。

他跟著一起去逛燈會,她就算表麵不高興,但是心裡應該還是歡喜的。

蕭霖不置可否地撇了撇嘴,你是父王,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吧!

晚上用過晚膳,趙嬤嬤就讓采薇她們去收拾準備,她把碗筷都收了,拿到廚房去洗。

采薇她們換上了最好看的衣裳,把平日裡捨不得戴的銀釵和絹花都戴在了頭上,還拿上了一個月的月錢。

出門逛燈會,哪裡有不花銀子的?不但要花,還要將自己平日裡捨不得買的東西和零嘴兒都給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