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個小混混對視一眼,拔腿就朝巷子的另一頭跑,躺在地上的大哥和兄弟也不要了。

他們做過不少偷雞摸狗的事,若是被錦衣衛抓到衙門去,不捱上一頓板子,關個兩三年那是出不來的。

隻見顧星雲像一支利箭一般衝了出去,斜身踩著牆壁,走了幾步,身體在空中三百六十度,落在三個混混麵前,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哇哦……”夏遙的嘴巴張成了O型,滿眼崇拜之色,這就是傳說中的飛簷走壁嗎?真的是帥呆了,有武俠大片那味兒了。

顧星雲冇錯過那一聲哇哦,也看到了夏遙眼中的崇拜之色,耳朵更熱了,但心裡又有一絲歡喜,莫名的想要在她麵前表現更多。左手背在身後,單手將那三個想要跑的混混打倒在地。

單手,牛逼!夏遙歎爲觀止地拍起手。

顧星雲麵無表情地抿著唇,倒不是他不高興,因為這唇若是不抿著,他這嘴角就要不受控製地揚上去了。

幾個混混在地上扭成了蚯蚓,顧星雲朝夏遙走去,七八步遠時,站定,揖手一禮。

“三王妃冇有受傷吧?”

夏遙擺了擺手道:“冇受傷。”就是耗了些體力。

聽到錦衣衛喊三王妃,幾個混混都驚得瞪大雙眼,這女子竟然是王妃!所以她一開始並冇有嚇唬他們。

這次,他們可能要完……

顧星雲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見她確實冇有瞧見傷才放心了些。

“我方纔進巷子時,已經讓人去報官了,衙門的人應該很快就來。”他跟進巷子前,在巷子口看到了一個姑娘,便托那姑娘去報了官。

“哦。”夏遙點了點頭,突然又覺得不對,顧星雲進巷子時還讓人報了官,那他就不是偶然路過這兒的,她腦子裡有一個大膽的想法,“你是專門來救我的嗎?”

顧星雲的眼神閃躲了一下,微垂著頭道:“我在街上的時候,聽見了他們的對話,見他們跟著的人是王妃您,便跟了上來。”

跟上來的時候,不小心撞到了一個老太太,還被那老太太,抓住不讓走,說是把她給撞壞了,要賠銀子。他著急,直接把錢袋丟給了老太太,才讓那老太太放了手。

因為這一耽擱,他纔會來得晚了些。

果然是專門來救她的,夏遙的眉眼彎了彎,“那你丟下你對象,跑來救我,你對象不會生氣嗎?”

問完後,夏遙就覺得自己這話問得有點兒不對勁兒,怎麼茶裡茶氣的呢?

顧星雲一怔,對象什麼對象?片刻後又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三王妃也看到我了?”

“嗯。”夏遙點頭,“見佳人在側,便冇有上前打擾。”

顧星雲有些不太自然地解釋道:“那不是我對象,是我表妹,我當她親妹妹一樣,隻是陪她出來逛個街而已。”

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不想讓三王妃誤會他和表妹的關係。

原來不是對象啊!夏遙的好心情又回來了。

二人在巷子裡等了好一會兒,不見府衙的人來,夏遙便讓顧星雲在巷子裡看著混混們,以防他們跑了,自己跑出巷子去報官。

混混不能跑,因為還要靠他們查出是誰在背後找人害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