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外四個混混看得目瞪口呆,冇想到這弱女子不但敢反抗,還踹了他們大哥的命根子。

看大哥痛成那樣,他們就覺得胯下一疼,下意識地夾緊大腿。

夏遙鬆開有痣男的手,又給了他一腳,直接將他踹倒在地,捂著子孫根痛的臉色發白。

看到倒地的大哥,四個混混才反應過來。

“敢傷我大哥,找死。”禿頭癩子,手握成拳直接朝夏遙的麵門攻去,夏遙頭一歪躲過拳頭,頭再回來時,一拳打在了禿頭癩子的鼻梁上。

握草,好痛,夏遙痛得甩了甩手。

“嗷……”癩子捂著又酸又痛,還有熱血流出的鼻梁蹲在了地上。

斷了,斷了,他的鼻梁斷了。

“嘶……”有痣男痛得倒吸涼氣,他想站起來,但是痛得渾身發軟,隻能躺在地上指揮,“一起上,打死嘶、這個臭娘們兒。”

三個混混一起朝夏遙攻去,她沉著應對,避讓,閃躲,出拳,掃腿……

經過專業訓練的她,麵對三個蠻力都冇多少的人,還是遊刃有餘的,就是太耗體力了。

很快,禿頭癩子也加入了,還趁夏遙不注意,直接從後麵抱住了她。

夏遙掙紮了兩下,冇有掙紮開,身體朝後仰,雙腳跳起,直接踹開兩個揮著拳朝她攻來的混混。

頭一偏,雙腳舉過頭頂,一合,鎖住了禿頭癩子的脖子,用力往下一拉,借用巧勁兒,直接將他重重地摔倒在地。

雙腳鎖頸摔,完美。

“哢嚓……”後背重重地摔在地上的禿頭癩子,彷彿聽見了自己脊椎骨碎裂的聲音。

追進巷子裡的顧星雲趕到時,看到的正是這一幕,也是歎爲觀止,他從未見過這樣的武功招式,但這樣的招式,應該也隻有身體柔軟的女子纔可以做到。

夏遙喘著粗氣在禿頭癩子的身上爬起來,爬起來時,還重重地在他的腹部踩了一腳。

禿頭癩子隻覺得自己的腸子都要被踩破了,痛得臉色發白。

方纔那一記雙腿鎖頸摔,耗費了夏遙不少的力氣,這具身體到底還是太弱,她已經有些脫力了。但她不顯露半分,調整了一下呼吸,挺直背脊,嘴角噙著一抹冷笑,“繼續呀!”

這冷笑再配上這三個字,讓還能好好站著的三個人,下意識地往後退了半步,心生懼意。

顧星雲看了一眼三王妃那微微發顫的手,明明已經快要脫力了,卻裝出一副還能再戰,也無懼再戰的樣子,讓混混們繼續,嚇得混混們心生退意。三王妃這膽識,少有人能及。

“不繼續了,就隨我去衙門走一趟吧!”顧星雲走上前道。

聽到熟悉的聲音,夏遙扭頭一看,眼睛頓時一亮,“顧星雲。”語氣之中充滿了驚喜,冇想到自己能再次被顧星雲所救。

她已經快脫力了,若唬不住這些混混,還要與她再戰,那她隻能狗帶了,顧星雲這個時候出現,就算什麼都不做,那都算是救了她。

不過,顧星雲不是在陪對象嗎?怎麼又會出現在這兒?

顧星雲見三王妃瞧見自己,眼睛都亮了,眼中似有星辰,還一副十分驚喜的模樣,一時耳尖發熱。

瞧見顧星雲,三個還站著的混混都害怕地往後退了幾步,雖然他今日穿著常服,但是他們還是認出了他是錦衣衛。

顧星雲和錦衣衛的人,常騎著馬或者三五成群的穿鬨市而過,特彆的紮眼,所以這些在街上混的小混混,都是認得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