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禦書房

身穿暗紫色九爪金龍常服的帝王坐在漆金的龍椅上,看著站在案前的第三子道:“朕聽說你那王妃又上吊了?”

“嗯。”蕭玄點頭,“不但上吊差點兒死了,還爬了牆。”

他的三王府裡有父皇的人,什麼事兒都瞞不過父皇的眼睛。

雙鬢微白的帝王在心裡歎了一口氣,看著兒子問:“你可怪父皇?”

當初若不是他做主,玄兒這孩子也不會娶那麼一個不堪的糟心玩意兒為王妃,受儘是人恥笑不說,連孩子也跟著遭罪。

“兒臣知道,父皇都是為了兒臣好。”當年他剿匪墜崖並不簡單,那些將他打下山崖的人,也並非普通的山匪,而是訓練有素的殺手。

父皇的子嗣眾多,還未立太子,由於父皇鐘愛他母妃,對他也甚是偏愛,他還手握兵權,在某些人眼中他就成了成為儲君之位這條路上最大的威脅。

他在宮中被人設計後,他和父皇都知道是何人所為,但是為了能讓他暫避風芒,父皇並未徹查,而是順著皇後的意,讓夏藥成為了他的王妃。

父皇讓他娶一個農女為妃,會讓人覺得他惹惱了父皇失了聖心。而一個娶了無權無勢的農女為妃的王爺,自然也不能再通過聯姻拉攏朝中有權有勢的大臣,獲得大臣以及大臣手下的人支援,自然便處於儲君之爭的邊緣。

自從他娶了夏藥為妃,雖然受到了不少的嘲笑,但是卻再冇有被人刺殺過。

“你知道就好。”兒子能明白自己的苦心,蕭啟十分欣慰,“你再忍她些時日,等朕將一切都部署好了,你想休便休,想殺便殺。”

在蕭啟看來,一個為了獲得寵愛,對自己兒子下手的人,壓根就不配為人母,更不配活著。

蕭玄冇有說話,到時候他會休了那蛇蠍毒婦,將她送到莊子上去。雖然他恨透了那蛇蠍毒婦,但是她到底還是他兒子的娘,所以他不會殺她。

父親殺了母親,這對孩子來說無疑是最殘忍的。

蕭啟看著窗外漸漸西垂的太陽道:“今晚她們怕是又要作妖了,你做好心理準備吧!”

“兒臣早就做好了。”從皇後派人去傳口諭的時候就做好了。

蕭玄出了禦書房,冇走幾步路,就看到了迎麵走來的九皇弟蕭霽。

蕭霽瞧見他大喘了一口氣兒,快步上前一把抓著他的手,拖著便走。

“九弟你這是作甚?”蕭玄擰著眉問。

“三哥快隨我去鳳儀宮,你兒子被人欺負了。”

蕭玄神色一凜,大步流星地朝鳳儀宮的方向而去,原本拖著他走的九皇子蕭霽,反而成了被他拖著走的人。

三王妃明明是在十分真誠的跟皇後大談她們村兒流傳下來的教育之道,可是聽在她們眼裡,卻從覺得她是在說,齊小世子長歪了,齊小世子不成器,不成才,長公主夫婦是畜生。

皇後的臉色有些難看,自己的親外孫,被人說得如此不堪,她心中自然不悅。

夏遙垂著眼瞼,不去看皇後那張難看的臉,誒,反正我不看,我就不知道你不想讓我說這些話。“臣妾就想啊!作為三舅母那我也是有教育之責的,便代長公主打了幾下齊小世子的屁股。齊小世子這個撒潑打滾兒的習慣可不好,長公主以後還是得多打打,把他這個習慣給打掉。在我們村裡,隻有那不要臉皮的潑婦,纔在地上打滾不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