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遙說:“這製作胭脂水粉的原料,有些是不適合有孕和和奶孩子的女子用的。”

“我用的可都是上等的鉛粉,和上等的紅藍花做成的口脂,還是悅容妝,進貢給宮裡的貢品呢!”六王妃心想,這都是宮中進貢之物了,所有的原料應該都是最好的,也適合所有人用吧!

還上等的鉛粉,上等的紅藍花,扯上上等二字,總會讓人覺得是好東西,這好東西自然也就是無害的了。

夏遙不想嚇到六王妃,儘量平淡地說:“這鉛粉是有毒的,其實不單單是有孕和奶孩子的女子,尋常女子也是不宜多用的。還有那紅藍花做的胭脂,紅藍花又叫紅花,紅花可以活血化瘀,還能夠在一定的程度上補血,但是孕婦禁用之物,食之可致流產。”

“所以這胭脂水粉,孕期和奶孩子期間還是不宜使用的。”夏遙總結道。

聞言,六王妃心中大驚,隻想立刻將臉上的胭脂水粉儘數擦去,有些驚慌地看著夏遙問:“那鉛粉若是在孕期和給孩子餵奶期用了,可會對孩子造成影響?”

她懷孕的時候,臉上長了斑,自己瞧著不喜的很,每每見人都要以鉛粉敷麵遮蓋,生了孩子後也是如此。

既然鉛粉有毒,那會不會毒到她的澈兒,澈兒近來夜裡哭鬨不止,可是因為中了這鉛毒的緣故?

五王妃是懷疑的夏遙的說法的,鉛粉流傳世間千年,為女子妝粉,從未有誰說過鉛粉有毒,孕婦和奶孩子的人不能用之,怎麼到三王妃這兒就成有毒之物了呢?

於是便蹙眉道:“古往今來,可未曾有哪位名醫說過,這鉛粉是有毒之物。宮中妃嬪懷孕,禦醫也未曾說過不能用胭脂水粉。”

麵對五王妃的質疑,夏遙冇有半分不悅。

人家胭脂水粉用得好好的,還用了多年,也未曾有人說過有問題,你跑來說,有毒不能用,自會有人質疑。

“冇說過,是因為他們不知道這鉛有毒。”夏遙道,“鉛粉是重金屬,塗在臉上雖然能增白,但是若長期使用會讓麵板髮青、發黃,造成皮膚快速衰老……”

見六王妃的臉色越發難看,夏遙頓了頓,接著道:“當然用了敷麵的鉛粉,毒性是比較小的,日積月累,毒素越積越多,纔會達到中毒的程度。孩子在母體中和出生後,靠的是母體的供給,吃的是母親的奶,如果母體有毒素,自然也有可能會影響孩子。”

有可能……,六王妃原本敷了粉的臉又白了幾分,因為心理作用,甚至覺得自己的臉開始癢起來了。

夏遙見此又連忙道:“這種影響還是比較小的,你還年輕,用鉛粉的時間也不長,毒素不多,所以應該是冇有什麼問題的,你不必過分擔心,日後不要再用了便好。”

“當真?”六王妃問,“澈兒最近夜裡總哭,會不會……”

夏遙見她要將孩子夜哭,怪到自己用鉛粉上來了,連忙打斷她的話問:“你給我仔細說說,澈兒夜裡哭的時候,都有什麼症狀。”

六王妃仔細回憶著道:“反正也不餓,也不尿,臉哭得通紅,雙腿蜷起,手還緊緊地握成拳頭。”

夏遙心裡有了計較,又問:“雙足可有發涼?腹部可有鼓脹?”

六王妃回想了一下,點著頭說:“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