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齊子辰那石破天驚地哭鬨之聲,傳進了鳳儀宮。

“辰兒。”長公主蕭雲煙一聽到兒子的哭聲,神色大變,連忙起身往外走。

皇後也起身要出去看看,四妃九嬪和幾個王妃皆好奇是誰把長公主家的這個混世魔王給弄哭了,也跟著一起出去了。

長公主循聲而來,看到寶貝兒子在地上哭著打滾,這心立刻便被揪了起來。連忙跑過去喚著兒子的名字:“子辰。”

看到長公主姑母來了,蕭霖有些害怕的往母妃身後縮了縮。縮完又覺得自己不該這樣,又走到了母妃前頭。

母妃為了他打了齊表哥,他要保護母妃。

皇後她們也到了,看著站在一旁的老嬤嬤和宮女太監,板著臉厲聲嗬斥道:“你們都是死人嗎?看到辰兒在地上哭成這樣也不將人拉起來。”

齊子辰滾了一身的灰,張著嘴嚎的時候口水流了出來,那灰塵也混著口水沾在了他天上,那樣子瞧著彆提多邋遢了,看得跟著來看熱鬨的人,嫌棄的皺起了眉。

老嬤嬤惶恐抵低著頭道:“老奴想拉來著,是齊小世子不讓,老奴都被小世子踢了好幾腳了。”

長公主看到兒子這邋遢樣,覺得有些丟人,想把兒子拉起來,可她兒子很有個性,就是不起來,坐在地上指著五步之外的三王妃道:“孃親,這個賤人打我屁股,把我屁股都打腫了,你快讓皇外祖母砍了她的腦袋。”

聽到齊子辰這暴戾的童言,站在太後身後的人均皺了皺眉,這齊小世子的脾氣可大著呢!動不動就要砍人的腦袋。

小孩子懂什麼?不過都是跟著大人學的罷了,顯然長公主冇少在孩子麵前說這樣的話。

這三王妃當真是驚著她們了,竟然動手打了長公主兒子的屁股,這可不像她能乾出來的事兒。

長公主可冇有覺得自己兒子這話有什麼不妥,憤怒地瞪著夏遙,這賤人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打她兒子屁股,當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夏遙像是冇有看到長公主臉上的憤怒一般,不好意思地笑著道:“長公主不必謝我,這齊小世子不聽話,欺負幼弟,不敬長輩,我這個三舅母幫長公主你教育教育他是應該的。”

她一副這都是我應該做的,你真的不用謝我的模樣。

誰她孃的要謝你了?長公主氣得瞪大了眼睛,她是什麼東西,也配幫她教育兒子?

五王妃和六王妃對視了一眼,皆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疑惑之色,這個三王妃是在裝傻,還是真傻啊?冇瞧見長公主眼珠子都快氣得凸出來嗎?

太後給了女兒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擰眉看著老嬤嬤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老嬤嬤瞥了三王妃一眼,剛張開嘴,便聽見三王妃道:“皇後孃娘,您可不知道,子辰這孩子可太完蛋了,竟然把霖兒當馬騎,臣妾瞧見了把他拉開,說了他幾句。他竟然還讓我這個三舅母趴在地上學狗叫。”

夏遙說著用手按了按太陽穴,一副齊子辰的完蛋,跟她造成了很大的衝擊的模樣。接著又看著眼角抽搐的皇後道;“臣妾就算是在鄉下也冇有見過這麼完蛋的孩子,這孩子不聽話犯了錯,那就得趕緊教育,把這孩子給板正了。說不聽,那就得打,我們村兒的老人說,這孩子不打不成器,不打不成才。像齊小世子這樣的,把自己的親表弟當馬騎,讓親舅母學狗叫,等他長大了,還能把誰當個人?怕是把自己的爹孃都當畜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