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咚咚咚……”敲門聲響起。

孔氏驚喜地丟掉掃把,嘴裡喊著:“來了。”跑去開門,語氣之中難掩欣喜。

“稀奇了,咱們家竟然會在過年的時候來客人。”夏勉意外地笑著說道。自從到了京都,過年他們家都冇有來過客人,都是自家人關起來過。就比平日悠閒一些,吃得好一些,倒也無甚不同,顯得十分的冷清。

每到過年,他們從會想起在家鄉的時候,阿爹阿孃會扳著手指頭數,明天要走哪個親戚家去,後日要走哪個親戚家去,走親戚是何等的開心,又是何等的熱鬨。

可是到了京都,他們就冇了親朋,滿城都是不認識的人,唯一的一門親戚,還早就斷了關係。

今日竟然來了客人,瞧把他娘高興的。

夏山和夏大壯先是一怔,隨即也麵露喜色。

“晴晴娘,去,去把咱家買的果子點心都拿出來。”夏山努力控製著自己的表情,不想讓自己表現得太高興。免得那冇良心的臭丫頭瞧見了,以為他多盼著她來似的呢!

“好。”周荷起身,把五鬥櫃裡放著的點心果子都拿了出來,然後拿著去了廚房。

她看大戶人家吃點心果子都是裝到盤子裡的,而且擺得還特彆的精緻,她也要去廚房用盤子裝好了,再端出來。

小饞貓夏晴晴也跟著阿孃去了廚房。

“老大,拿掃把來,把這瓜子殼都掃乾淨。”夏山見火爐旁邊全是瓜子殼,便又指使起大兒子來。

家裡來客人了,是應該收拾得乾淨一些的,夏勉也冇多想,還幫著大哥一起掃了地。

孔氏一開門,便瞧見了女兒和外孫,還有上回來過的兩個丫環。

“外祖母新年快樂。”瞧見慈祥的外祖母小霖兒便拱手說道。

“老夫人新年快樂。”采薇和梅花手裡拿著東西冇有拱手,卻也笑著拜了年。

夏遙笑著拜年,“阿孃,新年快樂呀!”

孔氏開心地點著頭,笑得嘴巴都合不攏了,“快樂快樂,快進來。”

來京都這些年,她從未像今日這般高興過,可真的是太快樂了。

進了門,夏遙她們便跟著孔氏往裡走,孔氏邊走邊說:“你來就來,還帶這麼多東西作甚?年前便送了不少年禮來。”

夏遙說:“哪裡有女兒回孃家拜年還空著手的。”

“就是。”小霖兒跨過門檻,跟著說道。

孔氏臉上的笑容更大了,女兒帶了這麼多東西回家拜年,她心裡可美了。

夏山本想出去迎一迎的,但是又忍住了,不行,不能讓那臭丫頭覺得,他這個做爹的,被她那麼傷過後,這麼快就能原諒她了。

夏大壯和夏勉到了院子裡迎人,垂花門有人走了進來,先是他們的阿孃孔氏,接著便是一個穿著白色兔毛裘衣的年輕女子和小男孩兒。

夏勉先是一怔,隨即便聽見了那小男孩兒喊:“大舅舅。”

“誒。”他聽見大哥應了一聲,側頭看向大哥,隻見大哥臉上已經笑起了褶子,笑得見牙不見眼的。

夏遙終於見到了夏家二哥,這個夏家二哥,與原主記憶裡的夏家二哥是很不一樣的,原主記憶裡的夏家二哥,皮膚黝黑,長得乾瘦,就是鄉村最常見的少年。可眼前這個,穿著一身緞麵襖子,腰間束著腰帶,皮膚透著健康的白,木冠束髮,模樣俊秀,一身的書生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