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殿內的氣氛變得有些尷尬,過了好一會兒,一聲:“皇上駕到,皇後孃娘駕到。”纔打破屋內的尷尬。

原本坐著的人,紛紛起身,麵向門口,在穿著常服的皇上和皇後進入殿中後,屈膝行禮。

“兒臣/兒媳,拜見父皇母後。”

“臣妾,拜見皇上,皇後孃娘。”

“兒臣/孫兒,拜見父皇/皇爺爺,皇後孃娘。”

啟帝掃了一眼眾人,笑著抬了一下手:“平身,都坐吧!”

說罷,便走到上方的主位上坐下,皇後緊隨其後。

眾人在他二人坐下後,才陸陸續續的坐下。

“澈兒也來了?”啟帝看向六王妃懷中抱著的孩子,“快,抱上前來,讓朕瞧瞧。”

六王妃連忙起身,抱著孩子走到啟帝麵前。

啟帝隻是看了看,用手逗弄了一下,睜著眼睛的小皇孫,便笑著說:“長得與老六小時候一模一樣。”

德妃一聽,立刻笑著附和道:“澈兒這孩子,就跟老六小時候是一個模子刻出來了。”

皇上喜歡澈兒,她這個親祖母自然也是麵上有光的。

啟帝從懷中掏出一塊麒麟玉佩,遞給六王妃道:“這算是朕給澈兒的見麵禮。”

六王妃接過,屈膝福了福,“兒媳代澈兒謝過父皇。”

啟帝微微頷首,六王妃便抱著孩子回到了位置上。

“好了,開宴吧!”啟帝說著,又掃了一圈兒,見阿玄身邊少了一個人,眉頭幾不可見的皺了皺。

“三王妃冇來?”

“嗯,她病了,怕過了病氣給大家,在家中休養呢!”蕭玄依舊回答著之前準備好的說辭。

說話時,眼睛盯著眼前的杯盞,並未看他父皇。

他並不是一個擅長撒謊的人,尤其是在父皇麵前。

“那三王妃病得可真不是時候。”皇後說了一句,倒冇想三王妃是不願意進宮纔沒來的。

“哼——”啟帝冷哼一聲,一看阿玄那不敢看著自己說話的樣子,便知道他是在撒謊。

那三王妃怕不是病了不能入宮,而是稱病不想入宮吧!

一個農女而已,他已經給了她體麵,她脾氣倒挺大,以過年不入宮來表達對他的不滿。

啟帝有一種皇權威嚴被人挑釁了的感覺。

啟帝這一聲冷哼,讓殿內的氣溫驟然降了幾度。

眾人不明白,這三王妃因病不能入宮,跟他們一起吃年夜飯守歲,怎麼就讓皇上不高興了?

想來想去,也隻想到一個大過年生病不吉利的理由。

宮中的年夜飯開始了,梧桐院兒的年夜飯也開始了。

吃的依舊是涮鍋,不過這次不同,是用和蘿蔔一起燉的臘排骨做的鍋底。

明明是赤色的排骨,燉煮出來的湯,卻是奶白色的。

主仆六人,喝著桂花釀,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吃得很是自在開心。

喝嗨了,夏遙還用筷子敲著桌子,嘴裡唱著:“恭喜你發財,恭喜你精彩,最好的請過來,不好的請走開,禮多人不怪……”

她的KTV水平,加上有點兒醉醺醺的放開了,唱得還挺有感覺,挺好聽的。

趙嬤嬤她們還跟著一起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