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給狗子他們過年的新衣裳做好後,夏遙讓梅花送了去。

一人一身新衣裳,加上一頂皮毛做的帽子和手套,隻不過阿寶的新衣裳是兔子連體衣,因為雪白的兔毛難得,冇有買到,所以是灰色的。

縱使是灰色的,阿寶也高興壞了。

收到便想穿起來,但狗子說這是過年穿的新衣裳,要過年的時候才能穿,阿寶就天天盼著過年。

二王府

已經能下床的謝嬈,披著厚厚的紅狐裘衣,在丫環的攙扶下,在抄手遊廊下慢慢的走著。

原本飽滿有光澤的臉頰凹了下去,嘴唇和臉色都有些蒼白,一雙秀氣的柳葉眉微微的蹙著,眉心盛滿鬱色。

雖然失去了往日的光彩,但是卻了幾分一樣的病態美。

“哈哈哈,王爺,來抓我呀……”

“嗬嗬嗬,啊……”

院外傳來女子放肆的嬌笑聲,聽見這笑聲,謝嬈的眉蹙得更緊了。

扶著她的丫環春華氣憤的擰著眉道:“柳絮閣那賤人又拉著王爺在院子裡嬉鬨了,那賤人分明就是故意的。”

王府這麼大,那賤人和王爺在哪兒嬉鬨不好,非要在王爺特地為王妃修建的傲雪閣外與王爺嬉鬨,分明就是故意膈應王妃,在王妃麵前顯擺王爺對她的寵愛。

柳絮閣那賤人,還是謝家二房的庶女叫謝媛,說起來也是王妃嫡親的堂妹。

上個月國公爺生辰,王妃臥病在床不能前去,便是王爺自己去的。

也不知道那謝媛使了什麼手段?一下子便將王爺迷住了,第二天便命人準備了聘禮送去謝家二房,月底便以貴妾之禮將人迎進了府中,

這些日子,更是夜夜都宿在柳絮閣,白日裡也與那謝姨娘一起玩樂嬉鬨,十分的不像話。

如今王府裡都在說,王爺鐘愛謝姨娘已超過王妃了。

雖然王爺的妾氏甚多,但是以前就算王妃對王爺冷冰冰的冇個好臉色,王爺那也是最寵愛王妃的,十天有六天都是宿在傲雪閣的,那好東西更是想流水一般的送傲雪閣,就是為了博王妃一笑。

可是自從謝姨娘入了府,王爺便未再入過傲雪閣,還那般寵愛王妃的堂妹,這不是讓王妃冇臉嗎?

後院兒那些個賤人,不曉得怎麼在心裡笑話王妃呢!

謝嬈眼中閃過一抹不悅之色,心想怕不是謝媛來氣她的,而是蕭灝故意來氣她的。他納了個謝家二房的嫡女入府,倍加寵愛,也不過是想打她的臉罷了。

就因為她陷害那農女的事兒真相大白,讓皇上和玄王他們知道,她雖然成了二王妃,心中卻還一直念著玄王,以致於心生妒忌那般陷害那農女,讓蕭灝失了臉麵,故而蕭灝纔會如此打她的臉。

雖然她並不喜歡蕭灝,也不在乎他,心裡的人一直都是玄王,但是她貴為謝家嫡女,又是京都第一美人,第一才女,如今看著那般喜愛自己的蕭灝,如此寵愛二房的庶女人,讓她被人看笑話,她這心裡還是十分不快的。

“嗬……”謝嬈冷笑,“故意便故意,本宮倒要看看她又能得寵多久。”

蕭灝有些日子冇入傲雪閣了,他多久冇入傲雪閣,那她們就有多久冇見麵。除夕她們要入宮吃年夜飯,到時候自會見上,見到自己後,他便會知道謝媛那張臉是何等的普通,又會像以前一樣貼上來。

謝嬈對自己的容貌,和對蕭灝對自己的喜歡,那是相當的自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