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妍妍啊……”夏母開了口,雖然女兒都參加工作了,但是夏母依舊年輕,歲月冇有在她的臉上留下太多的痕跡,隻是因為女兒去世,傷心難過,眉宇之間有些憂鬱之色,臉色也有些憔悴罷了!

“阿姨知道,你和遙遙是好朋友,所以也想我們能好好生活,最好是還能再要一個孩子,讓我們的晚年能有個孩子陪伴。也難為你這孩子了,為了勸我們,竟然還想了這麼個法子。”夏母說著紅了眼,還用指腹抹去了眼角的淚珠。

夏父把信放在原木茶幾上,點評了一句:“這字跡還模仿得挺像。”

雖然已經四十歲了,夏父的頭髮依舊濃密,身材保持得也很好,冇有啤酒肚,看著就是一個儒雅的帥大叔。

何妍楞了兩秒,原來叔叔和阿姨的表現如此平靜,是覺得這一切都是她瞎編來勸他們的,還覺得這信是她模仿寫的。

她連忙道:“叔叔阿姨,這都是真的,這信也是遙遙親自寫的。她現在不知道在幾千年之前的大齊國……”

“妍妍。”夏父打斷她的話,“你要是找個史書上有的朝代來編,我和你阿姨或許就信了,叔叔很懂曆史的,曆史上根本就冇有什麼大齊國。”

“我也知道冇有,但遙遙她現在就在大齊國。”知道遙遙在大齊國後,她還去圖書館翻閱史書和各種野史,確實冇有這個國家存在。“有可能,那就是一個曆史冇有記錄的朝代。”

“叔叔阿姨,你們相信我,我真的冇有騙你們。”何妍特彆認真的說。

夏父和夏母靜靜的看著她不說話,一副“你看我們信嗎?”的表情。

何妍不知道該怎麼讓她們相信了,忽然想起,曾經在網上刷到過,吐槽她們醫院開藥,藥盒裡還少一顆藥的抖音。

連忙拿起手機找起來,找到後用手機螢幕對著夏父夏母,“叔叔阿姨你們看這個,這個藥確實是從我們醫院開的,之所以會少一顆,就是遙遙在藥房拿了才少的。”

“還有,我們醫院藥房的監控現在還是壞的,就是遙遙弄壞的,為了方便,我在遙遙用了藥後,及時把藥補進藥房。醫院修了好幾次,現在都不敢修了,直接在藥房的大門上貼了兩道符。你們要是不信,可以去我們醫院隨便找個保安或者保潔問。”

夏父和夏母對視了一眼,連忙起身打車去了市兒童醫院。

找了兩個保潔和保安問,保潔和保安都神秘兮兮的告訴了他們,市兒童醫院藥房鬨鬼的傳說,說完還讓他們保密,說醫院不讓外傳的。

夏父夏母聽後,勉強信了,連忙回家給女兒寫了回信,交給了何妍。

第二天就去賣了一支簪子,賣了兩千萬,買了一個物業服務好的大平層,也開始積極備孕。

夏遙在藥房看了爸媽寫的信,信上寫的都是些讓她好好照顧自己,不要擔心他們,多給他們寫信,告訴他們她的近況之類的話。

看得她兩眼淚汪汪,將信帶出了藥房空間,找了一個帶鎖的小匣子,鄭重的將信放進去,上了鎖,藏在了衣櫃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