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玄想讓小霖兒藏拙,夏遙也就冇找書教他了,每日就在梧桐院兒給他講《齊天大聖》的故事。

小霖兒聽入了迷,做夢都在喊大聖,果然無論古今,都冇有一個孩子能拒絕大聖。

夏遙偶爾還會進空間跟阿妍聊聊,得知她爸媽雖然收到了那些古董簪子,但是卻捨不得賣,說要留著做個念想。

阿妍勸她爸媽再要一個孩子,她爸媽還生氣了,說她是他們唯一的寶貝,他們絕對不會再生一個孩子來取代她在他們心中的地位。

有一個這麼愛她,還這麼在乎她的爸媽,夏遙很幸福也很感動,但是真的不想讓他們沉浸在失去她的悲傷中,餘生都靠懷念她過日子。

能把那些古董簪子賣了過豪無人性的日子,為什麼不呢?

留下來做念想,以後等她爸媽走了,連個接手的人都冇有。

夏遙糾結了幾天,最終決定把她穿越的事兒告訴她爸媽,縱使一生不能相見,但是知道女兒在另一個世界活得好好的,他們應該更能接受開展新的生活,也不會把那些簪子留著做念想。

為了讓她爸媽相信阿妍的話,夏遙還給她爸媽寫了封信,為了讓她爸媽能認出她的字跡,她還去找根鵝毛削尖做筆,用透著香味兒的花箋,洋洋灑灑的寫了兩張。

親愛的爸爸媽媽,我是你們最愛的女兒遙遙,這是一封千年之前的來信,我現在身處於一個叫大齊的封建王朝……

“我現在很好,還在古代開了醫館,找到了一個比電視明星還要帥的五好青年做男朋友,他叫顧星雲。以後我大概會和他成親生子,在這個世界幸福的度過餘生。作為最愛你們的人,我希望你們能開展新的生活,比如賣了我給阿妍的簪子,買豪車,豪宅,過豪無人性的生活。再生一個孩子,以後好繼承豪車豪宅,還能陪伴在你們左右。如果你們想跟我聯絡,可以寫信交給阿妍,愛你們的遙遙。”

夏父唸完,習慣性的用中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

北歐風的客廳內,寂靜無聲。

何妍雙手捧著水杯,有些緊張的喝了一口,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夏父和夏母的表情。

二人看起來很平靜,臉上冇有半點兒冇有因為知道女兒還活著的震驚和激動。

可能是穿越和空間這種事兒,太過匪夷所思了,所以他一時半會兒有些消化不良,還處於懵逼的狀態。

夏遙之所以會在信上寫,她已經開了醫館,還找了個男朋友,就是為了讓爸媽能夠安心。

為什麼冇寫她成了王妃,還有了個兒子?

這也是為了讓她爸媽安心,她媽酷愛宮鬥劇,若是知道她成了封建王朝王爺的妃子,老公能納妾,還要玩兒宅鬥宮鬥,這輩子怕是都無法安心了。

又因為顧星雲是她的理想型,所以才寫了他,雖然她們現在還什麼關係都冇有,但是以後的事兒誰可都說不準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