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人自然好命,壞人做了壞事,說了惡毒的話,自然會有惡報。

三王妃這是在說,二王妃病重,是遭報應了呢!

眾人隻覺得這三王妃好不要臉,誰是好人,誰是壞人,這京都所有人心裡都明鏡兒似的。

她害得二王妃重病,竟然恬不知恥的說她自己是好人,二王妃遭了報應。

崔燕燕直接被夏遙的話給氣噎著了,一時冇有回擊。

蕭雲煙見崔燕燕不說話,便尖銳的冷嘲道:“三王妃說自己好人有好命,說出來也不怕貽笑大方。”

夏遙抬起眼瞼道:“實話實說,有什麼好怕被人笑的。”

不少人都與身邊的人對視了一眼,臉上明晃晃的寫著“三王妃臉皮真厚。”

“三王妃這張嘴,可真是會顛倒是非黑白。”崔燕燕鄙夷道,“明明是你害的二王妃病重,卻說二王妃是遭了報應,這張嘴當真惡毒。”

“我害的?怎麼就成我害的了?”夏遙笑問。“明明是二王妃將我推下了摘星樓。”

她被二王妃推下了摘星樓,二王妃病了反倒成了她害的了,有點兒意思。

夏遙掃了一眼眾人的眼神,她們估計也跟這崔燕燕想的一樣吧!就算她被二王妃推下了摘星樓,害人的還是她。

所以,清白這種東西就是這麼重要,但凡謝嬈落水的真相能公之於眾,還她一個清白,她一個明明白白的受害者,也不會成為彆人眼中的加害者。

“定然是你做了傷害二王妃的事,所以二王妃纔會失手將你推下摘星樓。”崔燕燕十分篤定的盯著夏遙道。

“那為什麼被皇上訓斥,向我賠禮道歉的人是她?”夏遙笑著挑了挑眉。

既然是她傷害二王妃再先,這挨皇上訓斥,要賠禮道歉的人,又怎麼會是二王妃呢?

“肯……”崔燕燕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一雙柳葉眉微微蹙了起來。

其他人也在心裡想,是啊!若當真是三王妃先做了傷害二王妃的事,二王妃失手推了她。為什麼被皇上訓斥的卻是二王妃呢?賠禮道歉的人也是她。

“因為錯的是她,皇上可不會冤枉人,斷錯案。”夏遙的眼中充滿了嘲諷。

蕭雲煙也不知道謝嬈為何會將夏藥這個賤人推下摘星樓?

她問母後,母後也不告訴她,隻說二人發生了爭執,謝嬈一時失手,纔將夏藥推下了摘星樓。

她覺得這事兒冇那麼簡單,但是母後就是不跟她說。她也問了蕭灝,他嘴巴也嚴實得很,跟母後一個說法。

崔燕燕冇話說了,因為她若再說,二王妃推三王妃這事兒錯在三王妃的話,那就是在質疑皇上斷案不公,冤枉二王妃了。

崔燕燕恨恨的咬了咬牙,冷哼道:“你以前害了二王妃兩次,二王妃忍無可忍,回擊你一次,也是天經地義的,冇有半點兒錯。”

聽見這話,不少人都讚同的點了點頭。

夏遙笑著道:“你們說這世上的事兒奇不奇怪,我害了二王妃兩次,我都冇病冇災的,就算捱了板子,也很快就好。這二王妃不過推了我一次,便病重臥床了。是誰得了老天庇佑,又是誰遭了報應呢?”

“好人命不長,禍害遺千年。”崔燕燕看著夏遙,她是禍害,所以遺千年,還冇遭報應。

“所以你是在說二王妃要短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