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

用過早膳,桃花和梅花便主動準備了熱水,給在院子裡跑了快半個時辰的夏遙沐浴。麵對二人的提供的服務,夏遙受寵若驚。這些日子,她們隻會給她擺膳食收碗筷,早晚準備個洗漱的用水,可不會做其他的。當然夏遙她自己有手有腳,那些事兒她也能自己做。

隔間兒的浴室內,水汽氤氳,夏遙脫了衣衫泡在灑滿花瓣的大浴桶之中,桃花拿著打濕的棉布巾子,擦洗著她的後頸和肩膀。

梅花從外頭走進來,往浴桶裡滴了幾滴玫瑰露,這浴桶裡的水頓時便又香了不少。

梅花和桃花麵無表情地伺候著王妃沐浴,若不是怕這王妃入宮赴宴,身上不乾淨丟了三王府的臉,她們纔不會如此伺候她呢!

洗了足足半個時辰,身上又抹上了香粉,夏遙才從隔間出來。

桃花將她按在梳妝檯前的凳子上坐好,拿了乾的棉布巾,將她的頭髮一點兒一點兒的擦乾。

原主這頭髮又濃密又長,是夏遙這個頭禿的理科生,十分想擁有的頭髮,她再也不用擔心自己會禿了。唯一的缺點就是在這個冇有吹風機的時代,非常難乾,她都不敢晚上洗頭,基本上都是白天洗。

桃花足足擦了半個時辰,換了四條棉布巾子,才把這一頭過腰的長髮擦乾。

“王妃今日想梳什麼頭?”桃花繃著一張圓臉,莫得感情地問。

夏遙想了想道:“隨便輸個簡單的便行。”

桃花麵露意外之色,以前王妃可都是讓她梳那種很高很繁瑣的髮髻的,因為那樣看起來比較高貴,比較華麗,能夠在髮髻上戴足夠多的髮飾。

桃花手巧,有一手梳頭綰髮的好本事,冇一會兒功夫,便給夏遙梳了一個相對而言,比較簡單的隨雲髻。

“王妃想戴哪些首飾?”桃花將梳妝檯上的三層首飾盒拉開,裡頭滿滿的都是金飾玉飾還有珍珠飾品。

哇哦!夏遙被首飾給晃花了眼,這些首飾件件精緻,一看便知都是價值不菲的,這些要是弄先帶去,又是古物,起碼能賣好幾個億。

夏遙挑了一對兒冰種的玉鐲,一對珍珠耳墜,一個墜著白玉石的項圈。一對金鑲紅寶石蝴蝶流蘇步搖,一支垂珠卻月釵,和一對兒紅梅金絲鏤空珠花。

就這些?桃花詫異地看著梳妝檯上擺著的首飾,以前像這些東西王妃都是不會戴的,尤其是出席宴會的時候,因為她嫌這些不夠華麗不夠貴氣。在她眼裡,那些又大又閃,看起來分量十足的首飾,纔是最華麗的,每每都要戴滿頭,好似這樣她便會變得華麗高貴了,實則俗不可耐,屢次被人笑話,偏她自己卻把笑話當讚美。

桃花將步搖,釵,珠花插到了髮髻上,又給她戴上了珍珠耳墜,彆說這幾件髮飾,一往髮髻上一戴,還真是合適好看得很,低調卻不失華麗,很配這隨雲髻。

接著,桃花便開始給夏遙上妝,臉上抹了一層麵脂,拿著用棉花和布做的粉撲,就要往她的臉上懟鉛粉。

“不用塗粉了。”夏遙抬手阻止。原主的皮膚夠白,無需塗粉,而且她從原主的記憶裡,得知,這上妝的粉都是鉛粉。鉛粉雖然能美白,也有一定的要用價值,但是長期使用那可是會鉛中毒的。古代女子,好些三四十歲就形同老嫗,很有可能就是用鉛粉用的。

不塗就不塗,桃花把手中的鉛粉放了回去,以前王妃總嫌自己不如這京都中的貴婦白,可是會往臉上塗不少鉛粉的。

不塗鉛粉桃花便給夏遙描了眉,臉上抹了些胭脂,唇上摸了些口脂。夏遙嫌胭脂太紅,又用帕子擦掉了一些。

古代女子的妝容就是這麼的簡單,不過描了眉,摸了胭脂和口脂,這人看著不但精神了,這臉龐也嬌豔了幾分。

這妝桃花是按著王妃今日戴的首飾上的,上得也素淨了些,原本以為王妃會讓她重新給上妝,看是看王妃的表情,似對這妝容甚是滿意。

上了一回吊,難道王妃終於明白濃妝豔抹並不適合她了,這也算是一件好事兒。王妃的樣貌是生得好,柳眉,杏眼,瓊鼻,櫻唇,單卻是偏清秀的長相,壓根兒就不適合濃妝豔抹。

上完妝,夏遙便換上了淺藍色的輕紗宮裝,衣領和袖口都繡著細碎的櫻花瓣,臂間挽著白色的輕紗披帛,配上妝發,整個人看起來清新優雅,又不失貴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