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星雲找了一個離三王妃那一桌有些遠的角落,背對著她坐下。

小二從後廚端菜出來,見又來了客人,把菜上到點菜的桌上,連忙走了過去。

用抹布擦了擦乾淨的桌子,笑著問:“幾位爺今日要吃點兒什麼?”

顧星雲他們經常來這酒樓吃飯,所以酒樓的小二和掌櫃跟他們都很熟。

“那一桌點的什麼?”陳恪用下巴指了指三王妃那桌,惹得顧星雲皺眉瞪他。

小二回看了一眼說,“那桌點了羊肉鍋子,要了八斤羊肉,四五個炒菜。”

說罷,小二壓低了聲音,“悄悄告訴你們,那位客人帶來吃飯的那幾個孩子,是幾個小乞丐。昨天天快黑的時候,還衣衫襤褸的來我們酒樓乞討呢!東家不準乞丐上門乞討,我就給攆了。”

“今天,嘿,穿戴一新,被人帶酒樓來吃羊肉鍋子了。”其實他們也覺得這些小乞丐可憐,想把客人吃剩的東西給他們吃,可是東家不準,他們這些給人打工的也冇辦法。

小乞丐能穿著暖和的衣裳,來他們酒樓吃羊肉鍋子,他還挺替他們高興的。

“他們應該是遇到好人了。”小二又笑著補了一句。

顧星雲扭頭看了一眼,正眉目溫柔的看著與她同桌的孩們的三王妃,心道:“確實是個好人。”

陳恪見顧星雲看三王妃了,便衝坐在他右手邊的王緒擠眼,示意他看顧星雲。

顧星雲轉過頭,見他二人擠眉弄眼的,便瞪了二人一眼。衝小二道:“來六斤羊肉,炒三個小菜,有燒餅嗎?”他問。

小二怔了一下,搖著頭道:“冇有,我們酒樓哪有那個。”

雖然這麼說不好,但來他們酒樓的人,還真不吃那燒餅。

“咋了?月俸用完了?”陳恪問,“都吃上燒餅了。”

“滾。”顧星雲白了他一眼,“燒餅泡羊肉湯裡好吃。”他上次在街邊吃了個羊雜湯,泡了兩個燒餅,吃著可帶勁兒了。

“冇燒餅就來兩桶米飯吧!”指了指陳恪和王緒,“這兩飯桶,一人一桶。”

小二知道他們這是在開玩笑呢!把抹布往肩膀上一搭,說了句:“好嘞!”轉身走了。

冇過一會兒,小二又來上了茶水和送的鹽酥花生。

陳恪和王緒老是往三王妃那桌看,顧星雲忍不住道:“你們彆總往哪兒看。”

陳恪用筷子夾著鹽酥花生往嘴裡扔,看著顧星雲笑道:“你就那麼怕被三王妃發現嘛?”

“是不是怕三王妃過來牽著你的手,看你的手好了冇?”王緒也笑著問。

顧星雲佯裝生氣的瞪了二人一眼,隻舉動曾經被三王妃抓起來包紮過的手,有些微微發麻,原本凍得冰冰涼的耳朵,此刻也有些發燒。

“你們再說我走了。”顧星雲佯裝生氣的板著臉道。

王緒怕他真走了,等會兒的羊肉鍋得他們來付帳,連忙按住顧星雲的肩膀,“好好好,我們不說了。”

顧星雲依舊板著臉,他太瞭解這兩個人了,若他表現出不生氣了,他們很快就又會開始了。

小二端了個裡頭放著燒紅了的炭的矮泥爐子,放在夏遙她們的桌上,冇過一會兒又端了一個熱氣騰騰的雙耳銅鍋來,放在了小爐子上。

鍋一放上,奶白的湯就待著帶皮的羊肉翻滾了起來,可見晶瑩的羅卜塊兒,紅紅的棗子和枸杞,藕色的蓮藕,褐色的蘑菇,滿滿一鍋,十分豐富,香氣四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