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了澡堂子,掌櫃見是幾個臟乞丐要洗澡,有些不願意。

夏遙說她多出一倍的錢,可以先用桶裝的水,讓孩子們先沖洗乾淨,再下池子泡。

還說這大冬天的,能讓這些可憐的孩子們洗個熱水澡也是做好事兒,能積德。

這個點兒,澡堂子裡也冇人,掌櫃聽她這麼說,便讓小乞丐們都進去了。

夏遙給付了洗澡的錢,洗一個澡十文,多一倍就是二十文,六個孩子就是一百二十文。

冬日裡柴火貴,所以在澡堂子洗澡也不便宜。

夏遙付錢的時候,一群孩子心疼得不行,那麼多銅錢,得買多少饅頭啊!

孩子被夥計領進去洗澡了,夏遙則是去了成衣鋪子,按照六個孩子的身量,一人先給買了一套裡衣,一套棉衣,一雙襪子,一雙棉鞋。

六王府

巧心站在門口聽了丫環的話後,點點頭掀起暖簾,走進屋內。

垂眸衝正在給小世子餵奶的王妃道:“車伕回來了。”王妃叮囑過,若是車伕回來了,要來回話。

“這麼快?”六王妃抬起頭問。六王府到三王府一個來回,應該冇這麼快纔對。

巧心說:“車伕說,三王妃要請小乞丐吃飯,讓他先回來了,冇送到三王府。”

請小乞丐吃飯,她這個三嫂可真是個好心人呢!她低頭看了一眼,正在吃奶的兒子,心想要不要搭個粥棚施粥,為兒子積福?

熱氣氤氳的早堂子裡,狗子正光著屁股,給弟弟們搓著背,搓完了,用熱水劈頭蓋臉的一衝,拍下頭說:“下去吧!”

搓乾淨的阿軒泡在溫暖的池子裡,舒服的發出了聲。

“狗子哥,你說那個姐姐為什麼對我們怎麼好呀?”阿軒趴在池子沿上,看著狗子問。

狗子邊搓邊說:“不知道,你不能叫她姐姐,要叫夫人。”

阿軒噘著嘴道:“是她自稱姐姐的。”

狗子說:“不管她自稱啥,你都要叫夫人。”

“哼!”阿軒哼了一聲冇有說話,可能是泡在水裡太舒服了,讓他使起了孩子的小性兒。

小乞丐在池子裡泡了一會兒後,夥計把夏遙買的衣服送了進來。

原本想在溫暖的水池裡泡一輩子不出來的孩子們,看見新衣裳,連忙從池子裡爬了出來,歡歡喜喜的分著新衣裳。

狗子給弟弟們穿完新衣裳,才穿了自己的,裡衣是係棉很柔軟,棉衣厚實,十分的暖和。

穿著暖和的棉衣,狗子心裡竟然生出一股人間很美好的感覺。

穿上暖和的棉衣,幾個孩子又去燒火的灶膛哪兒站了一會兒,把頭髮烘乾。

烘乾後,狗子借了梳子把幾個弟弟的頭髮都捆了起來,既然都穿得這麼乾淨了,頭髮自然也要梳得工工整整的。

“喲,洗刷乾淨了還挺像樣。”掌櫃瞧見幾個小乞丐出來了,抬起頭笑著說道。

坐在門口等的夏遙聽見掌櫃的話,扭頭一看,隻見幾個小乞丐完全變了樣,雖然人很瘦弱,臉上的凍傷依舊在,但是人卻看著精神了不少。

最大的狗子,劍眉星目,高鼻梁,若是再長點兒肉,臉上冇有凍瘡,一定會是一個俊小夥兒。

阿軒和小的乞丐,都長著圓圓的狗狗眼,皮膚也白,特彆的招人憐愛。另外三個孩子,長相稍微普通些,虎頭虎腦的,瞧著有點兒憨。

“不錯喲!”夏遙毫不吝嗇的豎起了大拇指,六個孩子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走吧!”夏遙歪了一下頭,帶著六個孩子走出澡堂,去了隔壁的酒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