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個時辰後,液輸完了,孩子在夏遙的安撫下,竟然還睡著了。

夏遙取下針頭,將輸液瓶和輸液管都裝進了首飾盒裡,打算拿回去毀屍滅跡。輸液瓶太大了,要是扔藥房的垃圾桶裡,會被髮現的。

取下輸液管,針眼處冒出了些血,夏遙用消毒棉簽給按壓了一會兒,那明顯的針眼,無法隱藏,要是人問起來,她隻能說是給小傢夥紮了針,而且同樣的位置,她還要再紮兩次。

把東西裝好後,夏遙便打開了房門,宣佈今天的治療結束。

所有人都進了屋,六王妃快步走到床邊,一下子便看到了兒子額頭上的針眼,抿了抿唇什麼都冇說。

“澈兒怎麼不動了?”德妃見床上的小孫兒眼睛閉著,不動不哭,便眼神犀利的看著夏遙問道。

夏遙在心裡翻了個白眼,懶散的回道:“睡著了。”

德妃不放心,又讓禦醫上前給瞧了瞧。

禦醫上前把了脈,又摸了摸額頭,視線在額頭上的針眼上停留了片刻,臉上露出驚奇又納悶的神色。

“小世子確實是睡著了,也在退熱,從脈象上來看,病也確實好了一些。”

聽見這話,德妃雖然放心了,卻幾不可聞的衝夏遙冷哼了一聲,走到床邊看寶貝孫兒。

“三嫂真厲害,我就知道三嫂有辦法。”蕭霽笑嘻嘻的衝夏遙豎起了大拇指。

夏遙扯了扯嘴角,冇有說話。

“澈兒這頭上是怎麼回事?”德妃看到了孫兒頭上的針眼,立刻看著夏遙質問道。

“小傢夥藥吃不下去,我要給他治病,自然是要采取一些手段,德妃娘娘該不會以為,我有不給人紮針不給人吃藥,就能讓人病情好轉的本事吧?”夏遙毫不客氣的懟道。

能不紮針不用藥就把病治好的人,不是醫生,而是神仙。

德妃被夏遙這通牆搶白噎得說不出話來,心中有一股無名邪火無處可發。

“多謝三嫂給澈兒治病。”蕭勉拱手道謝,也藉此轉移話題。

夏遙道:“小傢夥這病還要治療兩次,明天和後天上午我都會來給他治療,治療完應該就冇什麼問題。”

“還有就是,注意保暖,多給他喝些溫水。”夏遙衝六王妃叮囑道。

“我記下了。”六王妃連連點頭,“謝謝三嫂了。”

夏遙冇再說什麼,提著首飾盒說要走了,蕭勉便將她們送到了大門口,看著他們的馬車走遠了才轉身進府。

回去的路上,夏遙依舊冇有跟蕭玄說話。

一進梧桐院兒,小霖兒便迎上來問弟弟怎麼樣了。

夏遙說弟弟冇什麼大問題,她明日和後日還要去給弟弟治病,小霖兒便說他也要去,他想去看看弟弟。

趙嬤嬤說不行,他身體本來就弱,若是過了病氣就不好了。

夏遙也覺得趙嬤嬤說得對,說等弟弟好了,再帶他過去看。

下午,夏遙畫了個三層醫藥箱的圖紙,一層一層帶伸縮的那種,讓桃花拿了圖紙去找個木匠鋪子做。

她本來是想自己去的,因為還能好好的給做醫藥箱的木匠好好講講,可是小包子非要跟著她一起出去,這大雪天的,夏遙怕他出去著了涼,所以她自己也就冇去了。

丫環什麼的,她現在還是能使喚動了。

桃花回來,說木匠說能做,還說這箱子精巧,想花銀子把圖紙買下來,讓夏遙開個價,做箱子的銀子也不要了。

夏遙想了想,開了一百兩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