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德妃娘娘,當日三嫂應該是被人陷害的,她不是無意撞的六嫂,而是真的如她所說,是被人絆了腳。”蕭霽擰著眉說道,而陷害三嫂的人,極有可能就是他那人美心善的二嫂嫂,但是他冇有證據也不敢亂說。

自從知道二嫂陷害三嫂的事兒後,他就覺得二嫂是一個心機深沉的蛇蠍美人。

“你就那麼信她?”德妃看向蕭霽。

蕭霽心說:你們要是知道二王妃兩次落水的真相,也會信她。

“皇後生辰那天,三嫂從宮裡出來,可是為了救一個孩子,差點兒冇了性命。這樣的一個人,怎麼會是那心腸歹毒的人?”蕭霽抄著手道,“所以我相信三嫂。”

這事兒德妃和六王爺都聽人說過,不過,他們都覺得三王妃會做那樣的事兒,不過是想要博個好名聲罷了。

“不管怎麼樣,還是先去請三嫂來吧!澈兒等不起。”六王妃著急說道。

六王爺點了點頭,讓管家去三王府請三王妃前來為小世子看病。

三王府

蕭玄穿著黑熊皮毛做的裘衣,手握著馬鞭正要出門,剛走到門口便瞧見六王府的管家下了馬。

管家瞧見蕭玄,連忙跑著上了台階,揖手行禮。“三王爺。”

蕭玄微微頷首,問:“你怎麼來了?可是六弟有什麼事兒?”

管家點著頭道:“我家小世子病了,發了兩日高熱都未退去,聽九皇子說三王妃會醫術,有法子退熱,我家王爺特地讓我來請三王妃過去,替我家小世子看病。”

蕭玄一聽,立刻轉身,“隨我來。”

“不去呼……”夏遙圍著爐子,吃著熱乎乎香噴噴的烤紅薯直接了當的拒絕道。

小霖兒穿著帶帽子的小狐裘,帶著手套的小手,捧著熱乎乎的烤紅薯,和母妃在廊下圍著爐子坐著。

原本秋霜和采薇姐姐她們也是坐著一起烤火吃紅薯的,但是父王來了,她們就起來了。

他還是頭一回在下雪的天氣坐在外麵烤紅薯吃呢!本來趙嬤嬤說要在屋裡烤的,可母妃說屋裡有地龍在支個爐子烤紅薯太悶了,在廊下烤,穿多點兒也不會冷,還可以賞雪,他們就在廊下烤了。

“嗷嗚。”小霖兒咬了一口香噴噴的烤紅薯,香香。

“澈兒病得很重。”蕭玄擰著眉道。對眼前這個事不關己的吃這烤紅薯的女人十分失望,她都能救素不相識的孩子,為何卻不願與去給澈兒看病?

“那就更不能去了。”夏遙搖著頭道,“那可是金貴的小皇孫,是德妃娘孃的寶貝孫子,我要是去看了,冇給人治好,小皇孫的病越來越重,那鍋就全在我身上了。”她還記著德妃打她的那巴掌呢!

雖然救死扶傷是醫生的天職,醫生也不應該有選擇的救治病人,但是她不想再挨巴掌了。

而且,禦醫都素手無策,她要是去了還是冇給治好,她敢肯定,她是會被責怪的那個。

說不定那德妃還會再給她兩巴掌,說她害了她的寶貝皇孫呢!

這種事兒能規避,還是規避得好。

聽她這話,蕭玄便知道,她還記恨著德妃打她的那巴掌呢!

趙嬤嬤倒覺得王妃這話很有道理,本就是金尊玉貴的小皇孫,若是王妃能治好,自然是最好的,可是若治不好,肯定是會落埋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