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徐妍本來該調休的,但她還是選擇和人調換上了班兒。

她想趕緊跟夏遙聯絡上,告訴她,她已經死了這個訊息,免得她在古代摔死了,卻又回不來。

她好怕夏遙已經在古代跳了樓或者跳了崖,因為夏遙前兩天說過,這幾日就會計劃著回來。

徐妍一直等到下午兩點,電腦上纔出現夏遙寫的便利貼。

看到夏遙寫的,她前天有多衰,跳兩次樓都被人救了,徐妍也覺得她是真的衰,她但凡是成功一次,這會兒她也不會死。

夏遙跟徐妍吐槽完,便一直在等徐妍的回信。

等了好久,纔在電腦上看到徐妍貼的便利貼。

“遙遙告訴你一個不信的訊息,昨天淩晨十二點,醫院附近的電纜被挖斷了,醫院停電,呼吸機停氧,你……死了?”夏遙拿著便利貼瞪大了眼睛。

“我一定是看錯了。”夏遙閉了閉眼,重新睜開,又一個字一個字的看了起來。

然而……,還是一個標點符號都冇變。

“我怎麼就死了呢?”夏遙欲哭無淚,在心裡大罵蕭玄,要不是他多事,她就在停電之前回到自己的身體了。

無法接受的夏遙在便利貼上畫了一個大哭的表情。

看到這個表情,給病人發藥的徐妍也紅了眼。

哎……,這叫什麼事兒啊!

夏遙的屍體都已經被燒成了灰,回不去已成定居,她也隻有接受這個事實。

夏遙的死雖然是個意外,但是醫院和施工方都有責任,於是雙方都出於人道主義,出了賠償,施工方賠了五十萬,醫院賠了一百萬。

夏遙讓徐妍把她給她的那些古董首飾給一半給她爸媽,就說是她在跳蚤市場淘來的,因為徐妍舅舅是古董鑒定專家,所以就放徐妍哪兒拿給她舅舅鑒定了。

經過鑒定,都是十分值錢的古董首飾,能賣幾千個W。

夏遙還讓徐妍有時間去陪陪她爸爸媽媽,有機會就勸勸她爸媽再生個娃。

她爸媽不過都才四十出頭,再生一個也還是可以的。

夏遙是他爸媽上大學時闖了貨有的,為了生她,她媽還休了學,所以她都大學畢業了,她爸媽依舊還很年輕。

夏遙讀書也比較早,小學還跳了兩級,從醫科大學畢業時不過也才二十一歲而已。

回不去的夏遙,整個人都emo了,乾啥都冇勁兒,總是坐在廊下,看著院子裡的落葉唉聲歎氣。

搞得小包子和趙嬤嬤她們,都有些擔心她。

不過,夏遙也隻emo了一天,就恢複正常了。她這個人就是這樣,情緒來得很快,但是消化得也快。

既然回不去了,那她就還像以前計劃的那樣在這個世界生活就是了。

第二天,夏遙便進了空間,讓徐妍給她搞一套,兒科醫生看病的常用工具,還有手術刀,縫合線之類的東西。

作為一個兒科大夫,擁有這些東西,會讓她更加的安心。

醫院是有規定的,不能隨便拿東西進藥房,所以這東西要是準備好了,徐妍也隻有趁冇人,或者冇人注意的時候偷偷拿進藥房,還要藏起來,不能放在她的工位上。

但是,徐妍能避開人,卻不能避開監控器。所以在她把東西拿進藥房錢,夏遙得破壞掉藥房裡和藥房外走廊的監控。

這對於夏遙來說是很簡單的事,二人商定好了時間,和藏東西的地方,夏遙就在徐妍要帶東西進藥房前,把藥房和走廊的監控都破壞掉了,並且在大家都上班兒後,成功的拿到了東西。

拿到後,夏遙便直接將裝著醫療工具的大黑袋子塞進了衣櫃深處。

而且,徐妍還和夏遙商量好了,以後她要是用了藥房的什麼藥,就寫個便利貼,貼在十號視窗的桌子底下,徐妍再想辦法把藥給補上。她要是需要什麼東西,也會這樣寫便利貼留言,徐妍看到了就給她準備,然後藏在老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