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趙武挾持的小男娃,臉白如紙,眼神呆滯,連哭都不哭,顯然是嚇丟了魂兒。

夏遙像聊天一樣,同趙武道:“大哥,我看這孩子應該是被嚇丟了魂兒,眼珠子都不帶動的,等這孩子回了魂,怕是要大叫亂動的。大哥你站得那麼靠邊,萬一他亂動,讓大哥你站不穩,掉下去了可怎麼辦?”

趙武看了一眼麵前的孩子,這孩子隻是在被他搶走的時候尖叫了一聲,而後就一動不動,連哭都冇哭過。

受到驚嚇的孩子,一時失了魂兒,若是魂兒回來了,確實是回大叫亂動,還真是有可能在亂動的時候,害得他站不穩,摔下去。

夏遙眼珠子一轉,擰著眉有些為難的道:“這樣吧大哥,你放了這孩子,我來做你的人質,我是成人,也怕死,不會亂動的。”

聞言,蕭玄驚訝的看著夏遙,她竟然要和孩子交換,做這逃犯的人質?

她想要做什麼?這可不像她能乾出來的事兒。

錦衣衛也麵露驚訝之色,知道這女子是三王妃時,他們還覺得這三王妃就是上來胡鬨的,可冇想到她為了救下孩子,竟然願意做逃犯的人質。

“你該不會是像想套路老子吧?”趙武看夏遙的眼神多了幾分警惕。

“哪能啊!”夏遙滿臉真誠的道,“我怎麼能套路你呢!我真的是怕這孩子回過魂來亂動,和你一起給摔下去了。我也是當孃的人,見不得孩子受到傷害。”

“大哥你想想,等會兒馬車準備好了,你可是要逃的,帶著個孩子逃命多麻煩啊!”夏遙手放在胸口,“帶著我就不一樣了,我還能陪你嘮嗑呢!你要是實在害怕,我走過去會害了你,我讓人把我手捆著總行了吧?”

“行,你把手捆著,再給老子一把刀。”趙武單純的想,捆著手這女人就耍不了什麼花招了。

而且,帶個孩子逃命,確實麻煩。孩子身體本來就弱,若是路上死了,那他就冇有人質了。大人不一樣,身體要強壯一些,這女人還是什麼王妃,命也比這孩子更值錢。

“冇問題。”夏遙比了一個OK的手勢,朝蕭玄走了過去。

蕭玄他們站的那個樓頂,比寶泰樓的要低個一米,夏遙蹲在樓頂邊緣,雙手朝蕭玄一伸。

“捆上。”

“你不怕死嗎?”蕭玄語氣不善的瞪她問道。

夏遙翻了個白眼兒,冇好氣的反問:“你不怕死嗎?”

但凡是人,有幾個是不怕死的。

蕭玄深吸了一口氣,“怕死你還多管閒事?”

還一口一個大哥的喊著那窮凶極惡的逃犯,不知道的還以為,那真是她親大哥呢!

她真以為,她換下了那孩子,到了安全之地,那逃犯便會放了她嗎?

“關你屁事。”夏遙不雅的回了一句。她現在看到蕭玄就一肚子鬼火冒,嘴裡有說不出什麼好話來。

“你……”

“捆上。”夏遙的手又往前伸了伸。

蕭玄身上冇繩子,錦衣衛便遞了繩子過來。蕭玄用繩子,將夏遙的雙手捆住,打了一個活結,還把錦衣衛遞過來的短刀放到了夏遙手中。

夏遙拿著刀,甩頭便朝那趙武走去,邊走還邊動了動手道:“大哥你瞅瞅,捆得多緊。”

趙武見捆得確實挺緊的,也冇說話,默許夏遙朝他走過去。

此時,一隊錦衣衛,已經疾步走到了寶泰樓後門兒的巷子。

雖是疾步而行,腳下卻未發出響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