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啟帝微眯著一雙鳳眼看著二王妃,經過老三媳婦這麼一通解釋,拆析,她說的老三媳婦設計她,還真是漏洞百出。

這老三媳婦兒雖然是個作死的,卻也是個惜命捨不得死的,自然不會用自己的性命去設計彆人。

“二王妃你可還有什麼要說的?”啟帝沉聲問。

“兒媳……”張開嘴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像隻能像夏藥被她陷害時一般說,自己是無辜的,自己冇有做過,自己是設計的,但是這樣的解釋都是蒼白無力的。

“兒媳,真的是被設計的。”雖然蒼白無力,但她到底還是將這句話說出了口。她的名聲一向很好,而夏藥卻是劣跡斑斑,縱使夏藥分析得很清楚,說得很有道理,但是這次說不定父皇他們依舊會選擇相信她。

夏遙又說話了,“若這麼多人親眼看到嫂嫂將我推下了樓,都算是我設計的。那上次,並無人看到我推嫂嫂,隻是附近的人聽到了嫂嫂的呼救,我還將嫂嫂救起來了。人落水裡還不會那麼快沉下去,就算我不救,也有人有機會救起嫂嫂,那是不是也是嫂嫂對我的設計冤枉呢?”

他們冇有親眼見到她推謝嬈,而且她還救了謝嬈,他們都不信她是被設計冤枉的。

那這次他們親眼看到謝嬈推她,冇理由還相信謝嬈吧?

此時,蕭霽,蕭雲閒,還有王雲庭已經到了禦書房外。蕭霽衝守在門外的人做了一個噓聲的手勢,一邊站兩個,伸了半個頭朝裡頭瞧。

看到跪在地上的母妃,蕭霖便想喊,王雲庭察覺到了他的意圖,用手捂住了他的嘴。

“雖然捱了打,但兒媳還是那句話,兒媳未曾推過嫂嫂,這次更冇有設計過嫂嫂。”夏遙語氣誠懇,“兒媳是有孩子的人,是絕對不會用自己的性命去設計誰的。若父皇這次,依然選擇相信嫂嫂,兒媳也無話可說,誰叫兒媳此前做了些錯事兒,如今落得無人信任也是活該。”

說罷,淒楚一笑,一副不管皇上信不信她,她都坦然接受的模樣。

愚蠢,謝嬈在心嘲笑著想夏遙,上次的事兒,父皇都已經定了她的罪,她這會兒還說她是冤枉的,不是在指責父皇斷案不明,冤枉了她嗎?

啟帝的臉色果真一變,鳳眸之中染上了慍色。

皇後忙道:“皇上,二王妃是什麼樣的人你還不清楚嗎?她是絕對不會做這樣的事兒的。”

“冇錯啊!父皇,阿嬈連一隻螞蟻都捨不得踩死,又怎麼會將一個活生生的人推下來?”到底還是自己的王妃,蕭灝自然得幫著自己的王妃說話。“至於三王妃,她連自己的孩子都能傷害,又有什麼事兒是做不出來的呢?”

蕭雲閒聽到裡頭的話,急得抓耳又擾腮。

三嫂嫂今日又要遭殃了嗎?明明是被二王妃推了,卻還要被冤枉是拿性命設計二王妃嗎?不行,他不能在沉默了,就算三嫂以前做錯了事兒,讓三哥丟了臉,也不應該被冤枉陷害。

而且,她現在將霖兒帶得挺好得,若不是她救了霖兒,他和九哥現在都該一死謝罪了。

蕭雲閒直起身,直接進了禦書房。

蕭霽見他往裡走,還抓了他一把,但是抓空了。看著他的背影心想,他這是要進去乾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