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著粉色小襖,梳著雙丫髻的小姑娘,將兩扇大門用力地拉開,好讓爹的攤車能夠進來。

“爹,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啦?餅都買完了嗎?”小姑娘甜甜的問著,跨過門檻出來幫爹推車。

夏遙也看到了她這個小侄女兒的全貌,白白嫩嫩的,大眼睛,櫻桃嘴,穿著粉色的小襖,瞧著甚是可愛。

小姑娘跨過門檻,發現爹身後還站在一個穿得像仙女一樣好看的姐姐,姐姐還在看她,怕生的她小臉兒一紅,轉身便往院兒裡跑,邊跑還邊說:“娘,來客人啦!”

周荷正好走到門口,一把拉出小臉兒紅撲撲的女兒,聽說是來客人了,徹底放了心。

“當家的,誰來了?”周荷站在門口朝外看。

小姑娘藏在娘身後,露出個頭,偷偷地看爹帶回來的仙女姐姐。

“是阿妹。”夏大壯往旁邊移了一下,周荷看到他後麵的人,臉色便是一變,某些人不是說再也不會回這個婆家,再也不想看到她們這些給她丟人的人了嗎?怎麼這會兒又回來呢!

周荷是個好性兒的人,但是這麼好性兒的她,都被這個小姑子氣得,傷得再也不想看見這個小姑子了。

夏遙見嫂子變了臉色,便知道這個嫂子不想看到自己,想起原主曾經對家裡人說過的那些戳心窩子的話,若是換了她是原主的嫂嫂,也不會想再看到這個小姑子的。

周荷牽著女兒的手走了出來,對著夏遙便是一跪,還把女兒的手往下拉,邊拉邊麵無表情的說:“快跪下給王妃娘娘行禮。”

“嫂嫂這是做什麼,可折煞我了。”夏遙連忙上前去扶。

周荷肩膀一側,不讓她扶,十分有骨氣地道:“我們這些賤民,見著王妃自該下跪磕頭行禮,還不快跪下。”又拉了女兒一下。

夏晴晴茫然無措的站著。

“這……”夏遙知道這個嫂嫂為什麼會這樣,因為原主三朝回門的時候,夏家人作為平頭百姓,並未向她和三王爺行禮。

隨行的下人,私下議論說夏家人半點規矩都不懂,見著王爺王妃應該跪著行禮纔對,鄉下人就是鄉下人……這些話恰巧被原主聽見了,便在埋怨家人給她丟臉。

原主發脾氣的時候,周荷拉著她相勸,原主一把打開她的手,指著她的鼻子說:“你個賤民見著本宮都該跪地行禮,也敢拉扯本宮。”

就這一句話,便將周荷的心傷得透透的。

雖這不是夏遙的錯,她還是好聲認錯道歉:“之前是我不懂事兒,說話混賬,做事兒糊塗,還請嫂嫂大人大量,莫要與我一般計較,快些起來吧!”

周荷怔了一下,冇想到這個做了王妃的小姑子,會向她認錯道歉。就算是小姑子未嫁人之前,也未曾對她這個嫂嫂,如此好聲好氣地認過錯,道過歉。

夏遙向大哥投去求助的眼色,夏大壯接收到後,走上前去將妻子拉了起來,粗聲粗氣地道:“都是一家人跪什麼跪。”

周荷一臉奇怪地看著夏遙,覺得這個小姑子好像是有些變了。

“晴晴,這是你小姑姑,還不快叫小姑姑。”夏大壯衝女兒介紹道。

夏晴晴今年不過才六歲,小姑姑出嫁的時候,她還是個奶娃娃,隻知道自己有個姑姑,卻不記得,也從未見過。

小女娃能感受到娘不喜歡這個姑姑,但還是用軟糯糯的聲音喚了聲:“小姑姑。”

“誒。”夏遙應了一聲,彎著腰摸了小侄女兒的頭,圓圓的杏眼笑著了月牙,軟聲聲調道:“晴晴真乖。”

作為一個兒科醫生,夏遙十分懂的,如何與小孩子相處,如何展示親和力。

夏晴晴害羞地低著頭,乖乖站著給小姑姑摸頭。

小姑姑長得好好看,跟仙女似的,她瞧著好喜歡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