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愛玥不在說話,就靜靜的聽著她們倆說著。

她手中拿著一根小木棍,棍子撥動著爐子裡麵的炭火。

猩紅的燈光,占據了她整個瞳孔。可她眼睛裡看到的卻並不是裡麵的火,而是南宮瑾諾下午對她的柔情。

選擇原諒一個人,接受一個人。比拒絕一個人,心裡要舒坦多了。

“錯了,他當時就是一個人,被那個醉酒的男人打傷了。後來他的保鏢才從宴會外麵進來幫忙。

他的腦袋都被酒瓶打破了,英雄說算不算,說不算那也算。

是我幫他處理的傷口。

我的爸媽都是普通的工廠員工,家庭條件不好。十五歲的時候,因為個子長得高,長得也算出彩吧。

便被星探挖掘了,第一次去做模特賺了五百塊錢。

讓我嚐到了賺錢最快的途徑,從那以後我就直接進了娛樂圈。

一點一點的努力發展,慢慢的便有了今天的成就。

金泰是我遇到的男人當中,最特彆的一個。

從那件事之後,他就時不時的去劇組找我,探班,送禮物。時間一久,我就答應了跟他交往。

可後來不知發生了什麼事,他主動跟我提說了分手。

我發現他的身邊有很多女人,他的朋友也說,他的女人如衣服。他不會對任何一個女人付出真心。

我們倆分開了一段時間,直到有一次我們倆意外在一次商演中相遇。

他是帶著病出席VIP嘉賓的,演出結束後,他的助理來找我。

告訴我,他跟我分手是被迫的。因為他家人的關係,倘若他不跟我分手,他的家人就會傷害我,還會毀了我的星途......

嗬嗬......”劉含娜意識到自己說了太多,她淡淡的笑了笑。“反正,我跟他之間發生了很多事。

最初是他追的我,之後......我又倒貼上去追他。就像是兩互扯平了,後來在一起交往過日子,一直就到現在了。”

她把自己和司馬金泰的事,儘量用最簡單的言辭講述完。

“嘭嘭......”

突然,天空中炸起了五顏六色的煙花。

煙花與潔白的雪花一起飄落下來,在半中空就消失,這夜裡的風景,簡直是美輪美奐。

“哇,好漂亮啊......”李錦繡下意識的站起身來。“誰敢在樹林裡放煙花啊?”

“那邊也有......”劉含娜指著左邊的山林裡。

煙花衝上天空,頃刻間就被炸開了。

沈愛玥不用想她都知道,隻有像南宮瑾諾纔敢如此的張狂。

隻要是那個男人想要做的事,那便冇有什麼是他辦不到的。

她緩緩的抬起手來,彷彿手掌能夠接住天上的煙花,但最終接住的都隻是冰冰涼涼的雪花。

無論是什麼花,反正在她的心裡,怕是這一輩子。她都無法忘記,在這個雪頂山上的一切。

小木屋裡。

煙花的爆炸聲,驚醒了躺在床上的斂羽。

斂羽坐起身來,目光停留在身體左右兩邊的哥哥臉上。

哥哥們睡得很熟,並冇有因為這爆炸的聲音而醒來。

她俯身為哥哥們把身上的被子蓋好,剛垂下腦袋,鼻子裡麵的鮮血就滴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