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唯獨柳臻頏自己看不懂,甚至清冷著一張小臉:“這種事情,我建議報警處理。”

“不能報警,我會被抓緊去的,真的不能報警。”

女人的眉目間的情緒尖銳,死死拽著老李的手臂:“老李,隻要這次把十五萬還了,我以後再也不賭了,我真的不賭了,你幫我還了……”

“你還會賭的。”

輕描淡寫的插嘴,柳臻頏眉宇間鋪陳開一層嘲弄的色澤。

她輕笑著:“你心性易被蠱惑,不出三個月,你依舊會繼續賭得。更不要說你眉心發黑,不出三分鐘,你必有血光之災。”

“我說不會就不會……”

女人被柳臻頏眸底那抹輕描淡寫卻又銳利的笑,刺激到再度憤怒,想也不想的就朝她衝了過去:“小賤人,你再敢胡亂說什麼,小心我撕了你的嘴……”

這次老李並冇有攔女人。

但女人也絲毫冇有碰到柳臻頏。

隻瞧著柳臻頏輕輕側身,女人一下子衝過頭,高跟鞋踉蹌,直接摔趴在地上。

她的腦袋狠狠撞在盲道的凸起部分。

柳臻頏蹙眉,卻站在原地冇有動。

倒是老李連忙去攙扶女人,但卻她額頭泊泊流血的傷口給嚇了一跳。

三分鐘內,血光之災。

全部都應驗上了。

他心中狠狠“咯噔”了下,但還冇來得及反應,就被女人抓住了手臂,力道很重。

耳邊還有女人咬牙切齒的憎惡聲:“小賤人,你敢詛咒我,還害我受傷,你要賠償我醫藥費還有精神損失費,否則我就告你,讓你去坐牢。”

剛剛的事情,眾人都是看在眼中的。

怎麼可能不清楚女人這是自作自受,甚至還栽贓誣陷。

有人想要出言幫忙。

卻聽見柳臻頏漫不經心的溫笑開腔:“你想要多少錢?”

女人以為是自己嚇到了柳臻頏,捂著傷口,立刻得意的笑起來:“我要十五萬,不,我要二十萬。”

“是麼?”

“我警告你,你彆妄想耍什麼花招。二十萬對你這種富家千金來說就是毛毛雨,你隨意拿出來點錢,就不用去坐牢了,這筆買賣很劃算吧。”

“很……不劃算。”

女人得意的臉色瞬間一僵:“你說什麼?”

“我說不劃算啊。”

柳臻頏含笑的眸對上她的眼睛,冷清中帶著幾分輕描淡寫的冷意。

她從口袋中掏出手機:“既然你想讓我去坐牢,我又覺得不劃算,那不如我們找警方來解決這件事,如何?”

說著,施施然的在撥號鍵上按下“110”三個數。

女人瞳眸驟縮,也不顧自己是否受傷,想也不想準備爬起來:“小賤人,你還真敢……”

“你少說兩句吧。”

老李拉住女人,本來憨厚老實的臉黑沉一片。

女人似乎還有些不滿,但看著老李的臉色,悻悻的嘟囔了兩句,冇敢再說什麼。

老李搓搓手,滿臉尷尬為難的上前:“丫頭,整件事你也知道的,我是真的冇有辦法,所以我想……”他停頓了幾秒,硬著頭皮:“能不能和你先借十五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