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這個小賤人說什麼呢?”

女人大聲叫嚷著,又準備衝上來。

這次卻被老李攔了回去。

他大聲的嗬斥道:“站那,你還嫌丟臉不夠是不是?”

“你嫌我丟臉了是不是,你為了那個小賤人都開始嫌棄我了。”

“但我說的是實話啊。”

柳臻頏略帶輕薄的嗓音響起。

她就站在原位,緩緩徐徐的笑:“你財帛宮塌陷,這輩子都無偏財運,如若你肯踏踏實實工作也就罷了,可你卻喜歡上賭博,這會令你家破人亡的。”

女人偏頭朝地上“呸”了下,依舊色內厲荏:“你彆這裡胡說八道,我不過是一時手氣背而已,不可能……”

“兩分鐘後,你女兒會被討債的堵在家裡,並給你打電話。”

柳臻頏眸色相當淡的掃了眼女人:“如果不信的話,大可等著就是。”

“我……我等著就是。”女人還在垂死掙紮的嘟嘟囔囔:“要是冇人打電話,仔細我扒了你的皮。”

四周圍觀的人無人散去,都用一種近乎於看戲的警惕眼神看向柳臻頏。

兩分鐘後,手機鈴聲如期而至。

女人接電話時差點將手機砸到地上,看著來電顯示,心中狠狠“咯噔”了聲。

“開擴音。”

此時柳臻頏再說話,女人下意識便行事。

她出口的嗓音都帶著幾分小心翼翼:“虎……虎哥?”

“姓劉的。”電話那頭虎哥囂張的嗓音毫無保留的傳了出來:“你欠老子的十五萬什麼時候能夠還老子啊?”

“什麼十五萬?”

女人驚呼,不可置信都壓過了惶恐:“我明明就借了十萬,連本帶利也不過是十三萬。”

電話裡,虎哥輕笑了下,譏諷的不行:“原本是十三萬的,但現在老子都親自來你家了,這跑腿費你不給看著給點?”

“你……”

“十五萬,我要一個小時內一分錢都不少的見到,否則的話……”

虎哥在電話那頭打了個手勢,立刻就有人踹了被綁起來的女孩一腳。

小腿生疼,女孩出口的嗓音都有著幾分哽咽:“媽,你救救我,他們闖進家裡來了,你救救我啊,媽……”

女孩語無倫次的話語立刻讓女人慌了起來。

她手足無措著:“虎哥,我女兒還年輕,你彆動她啊,我欠你的錢,我一定還給你,我一定還給你的。”

“是嗎?”虎哥扯了扯嘴角:“這話你從借錢開始就一直說。我告訴你,我就隻給你一個小時的時間,抓緊時間帶著十五萬回來,否則我可不保證會對你女兒做什麼事,畢竟……”

虎哥語氣意味深長著:“畢竟你女兒還挺漂亮的。”

說完,他都不給女人任何反應的機會,乾脆利索的將電話掛斷。

這下,女人是徹底慌了神。

她一把拽住老李的手臂,再不複剛剛的跋扈,語無倫次著:“老李,我們的女兒在虎哥手中啊,你不能不救她的……隻要十五萬,你給救救她啊。”

十五萬?

老李的拳頭攥緊。

他去哪兒弄這十五萬?

下意識的,老李將視線投向柳臻頏。

她單看衣著便知道是富家千金,就更不要說當初來找她的男人更是西裝革履,隨身都帶著秘書。

這十五萬對於她們這些富家千金來說,怕就隻是每天的零花錢而已。

麵對女人的哭泣,老李從始至終都不吭聲,就這麼瞅著柳臻頏。

瞅到圍觀的人都琢磨出這其中是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