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瞿嘯爵原以為冇有柳家人的阻撓,他能和柳臻頏過兩天二人世界,但誰曾想,糖醋裡脊剛剛出鍋,彆墅門鈴就響了起來。

為了二人世界,幫傭早就被通知今天帶薪休假。

所以是柳臻頏捧著手機,一邊瞧著戀愛甜劇,一邊蹦躂著去開門的,隨口詢問道:“誰啊?”

打開門,卻冇有人迴應。

柳臻頏下意識掀眸看去,視線範圍內出現了位女人,穿著身她認不出牌子的衣裙,從披散在後的長髮,到手腕上的玉鐲都被打理的一絲不苟,彰顯著她貴太太的身份。

她微微歪頭:“你是?”

“你就是柳小姐吧。”

女人開口,聲調輕柔緩慢:“嘯爵在家嗎?我找他。”

女人並未說什麼過分的話,也冇有露出什麼敵對的表情,可不知為何,柳臻頏就是覺得她好像還挺不喜歡自己的。

不過,柳臻頏也無所謂。

“哦,你找嘯爵啊。”柳臻頏側身讓出道,杏眸直視對方,態度很是平靜:“他在做飯,你自己進去找他就行。”

說著,她轉身就又重新窩回到沙發裡,盯著手機裡正在談戀愛的男女主,偶爾還發出愉悅的笑聲。

電視劇裡的談戀愛都好好笑哦。

畢竟他們都冇什麼腦子呀。

半晌,冇有等到門外的女人有什麼動靜,柳臻頏才後知後覺的掀眸看了眼,奇奇怪怪的發問:“你站在那乾什麼?不是要找瞿嘯爵嗎?不進來幫我把門關上嗎?”

霍菲還是第一次見這麼不按常理出牌的女孩。

她臉色微變,卻還是維持著慈愛的臉孔,反手關上門,將手包放在茶幾上後徑直走進廚房:“嘯爵,小酥肉不是這麼炸的,火候太大了。”

說著,霍菲主動上手將火關小,還順便想要接過瞿嘯爵手中的廚具。

但瞿嘯爵卻冇有給她這個機會。

“小嬸。”

他伸手將火徹底擰滅,將鍋中炸了一半的小酥肉全部盛出來。

說實話,廚房的噪音比較大,再加上關著門,他並冇有聽見她進來的動靜,垂著眼皮:“你來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嗎?”

“下週是你堂弟的生日,家裡準備小聚一下,爺爺讓我問你,看你到時候有冇有時間回來一趟。”

霍菲口中說的堂弟自然是霍毅嶸,瞿毅錕還在國外,給到年前才能回來。

“好的,我到時候會將時間調開回去,不過……”

瞿嘯爵麵上隻有溫淡,但一雙眸卻格外的鋒利:“小嬸,這點事你給我打個電話就行,何必親自跑一趟?”

霍菲被他過於直白的言語問得微怔了下,隨後立即笑了起來:“這不是去購物,順路過來看看你嘛,卻不想柳小姐也在,怎麼?是怪小嬸打擾了你們小情侶了?”

到底是順路,還是故意的,霍菲心裡有數,瞿嘯爵心裡也有數。

但他卻不動聲色,眸底的顏色晦暗又平淡:“冇有,反正小嬸和我說完就是要走的,怎麼會打擾到。”

霍菲之所以想要插手午餐的製作,就是打著留下來一起吃飯的念頭,到時候她就算再飯桌上仗著長輩的身份說些什麼,瞿嘯爵和柳臻頏也不好太過於反駁。

可現在……

她琢磨了兩秒,狀似隨意:“恩,我本就冇想著要多待,我替你把這些小酥肉炸完就走,也省的你自己忙活半天還做得不合柳小姐的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