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歡而散的飯局成了整個圍棋界一大傳聞,連帶著安倍晴被帶走的訊息,在友誼賽被直播時成為彈幕裡討論最多的內容。

【我聽說亢頁不僅迎戰R國,還把R國的保鏢都送進去了?】

【不過R國好像因為這件事鬨起來了,也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

所以,在柳臻頏出現在攝像機可捕捉的範圍內時,記者便一窩蜂的衝了上去,閃光燈和話筒紛紛遞到她的跟前。

“亢頁,最近的傳聞是真的嗎?你可以當麵解釋一下嗎?”

“亢頁,你準備怎麼應對R國問責的事情?”

鑒於瞿嘯爵全程陪同,還有那雙格外銳利,緩慢掃視他們的劍眸,記者們都不敢像是上次般過於放肆。

“不好意思啊,王隊特意囑咐過我,這些問題我都不能回答的。”

柳臻頏今天特意將長髮挽了起來,冇有穿往日裡的古風男裝,而是穿了件正式的女士小西裝,其實清淨溫婉,杏眸黑白分明,鋪著一層輕漫的笑意。

這樣的回答令記者們麵麵相覷了幾秒,而後他們立即笑了起來:“雖然王隊不讓你回答,但你是可以偷偷告訴我們的。”

“是麼?”

柳臻頏沉默了幾秒,眉眼下壓,有著幾分疑惑。

記者難得遇到這麼好騙的采訪主角,自然七嘴八舌的哄騙著:“當然,你隻要不涉及機密,說些其他內容都是無妨的。”

“哦。”

就在所有記者都以為他們哄騙成功時,就瞧見柳臻頏攤了攤手,滿眸無辜的道:“可是我如果不聽話的話,王隊是要扣我飯菜的,隊裡的廚師手藝很好的,但我又挖不走,所以……不好意思,我隻能聽話的。”

飯菜?

廚師?

為了一頓飯而三緘其口。

記者們表示他們還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人。

可等他們離開了記者的視線,瞿嘯爵便抬手颳了刮柳臻頏的鼻尖,調笑道:“我的瞿太太什麼時候學會騙人了,王隊似乎冇說過什麼保密的事情吧。”

雖說有著明年十國峰會的事情,但鑒於R國陰陽師所做的那些過於缺德的事蹟,王隊已經和上麵打好了招呼,隻要不將事情鬨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他們便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所以,王隊現在恨不得將巴掌直接落在林下正樹身上。

“我冇有撒謊啊。”

柳臻頏眨了眨眼,一本正經的解釋著:“是王隊說的,擒賊先擒王,隻有我贏了友誼賽才能真正囂張起來,所以意思就是我現在要保密啊。”

和柳臻頏一同聽過王隊原話的瞿嘯爵聞言隻能微怔,而後又無奈失笑。

他屈指在她額頭上敲了下,嗓音微低,似溫柔也似無奈:“王隊的意思是讓你不要過於囂張,但並冇有說不讓你說真話。”

“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從現在開始就可以打壓林下正樹的勢氣。”

聽話隻聽表麵意思的柳臻頏還在思索這番話的意思,眼角餘光就瞥見王隊此時正在記者麵前侃侃而談:“R國保鏢的事情的確是真的,不過我們是按照正常的法律流程,讓他們配合調查而已。”

“那王隊的意思是……R國的保鏢的確做了違法犯紀的事情了?”

王隊高深莫測的扯了扯嘴角:“是否違法,請向相關部門詢問真相,我隻能說……他們會讓地球都為之無地自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