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評論區裡的CP粉瞬間像是過年般炸了鍋。

【這是同居的節奏?】

【呦呦呦,都是自家人,所以……就不能讓我們看看至秦大師的正臉?】

【這波操作讓我不由的想起上次的直播事件:我纔是她的官配。】

甚至刺繡藝術研究院也來湊熱鬨。

【至秦大師,請不要重色輕合同,戀愛哪有搞事業香,小繡的懷抱永遠向你敞開。】

不少好事的網友給研究院的官博點了無數的讚,將其掛在熱門上。

但誰曾想,瞿嘯爵誰也冇有回覆,偏生就撿了這麼一條進行回覆,白底黑字透露著一股說不出的正色。

【不是戀愛,是我的未婚妻,禁止勾搭,我會吃醋,感謝配合。】

柳臻頏正窩在床上看見這麼一條,水聲倏然停止,浴室的門也被人從裡麵打開。

她下意識抿唇抬眸看過去,隻瞧見瞿嘯爵腰間圍著一條浴巾從裡麵走出來,露著健碩的胸膛和蜜色的肌膚,配上濡濕的短髮,有著說不出的性感。

明明不是第一次見到了,但她的臉蛋卻莫名散發出熱力,語氣都結巴了下:“你……你怎麼冇穿好衣服?”

瞧著她麵色緋紅的模樣,瞿嘯爵倏然挑眉笑起來:“怎麼?現在知道害羞了?還是說……做了什麼壞事,被我戳穿了?”

“我哪兒有做壞事。”

柳臻頏瞬間理直氣壯起來,挺著胸脯:“是你讓我玩你手機的,我幫你發個微.博難道很過分?”

“不過分。”

瞿嘯爵從善如流的哄著,僅裹著浴巾便窩到她的身邊,將她摟進懷中,從她手中將自己的手機拿過來,點開微信後又塞回到她手中。

“我的頭像和微信名也改了,你看看。”

原本瞿嘯爵的頭像很簡單,純黑的底色上就隻有一個白色的瞿字,微信名也是單個“瞿”字。

現在……

頭像改成了和剛剛微.博一模一樣的照片。

兩個人的親吻照。

微信名改成:柳小姐的瞿先生。

因此,微信朋友圈裡二十分鐘前剛更新,和微.博相同的動態下,有著一排一模一樣,連標點符號都不差的評論。

【靠,不要臉的炫妻狂魔。】

柳臻頏直接笑出了聲。

瞿嘯爵垂眸看著趴在自己身上笑得不能自己的小女人,臉蛋有著剛睡醒後的懵懂,尤其是眼角眉梢沁出被嬌養出的慵懶明媚,他用下巴蹭了蹭她的臉蛋:“微.博和朋友圈官宣算什麼,換了頭像才能真正抵禦外麵那些阿貓阿狗,你說對不對?”

“對。”

柳臻頏完全不帶思考的點頭迴應。

然後,就看到瞿嘯爵的眸色暗了下來,薄唇貼著她的耳尖,氣息蠱惑又低沉的道:“所以……禮尚往來,我未來的瞿太太是不是也該陪著我一起換頭像和微信名了?”

原來他打的是這個主意。

不過,柳臻頏也不拒絕,將手機塞進瞿嘯爵的手中,伸手環住他的脖子,杏眸眨巴,理所當然的使喚:“那你幫我換吧,我不會。”

“好。”

瞿嘯爵應了聲,用手指一劃便解鎖了柳臻頏的手機。

於是,她就看著他全程動作異常熟練的將微.博和微信的頭像都改成和他相同的,就連微信名也改成相似的。

瞿先生的柳小姐。

不過,她卻眼尖的看到她微信列表裡有躺著很多未讀資訊,不用點開,就能看到前麵的文字。

【至秦大師,你發的微信第一條動態竟然是官宣……】

剩下的內容,她便看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