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次都不用柳臻頏迴應,蕭時便護在她的麵前,嘴角輕微勾起:“不好意思,今天是剪綵儀式,暫不回答跟公司無關的問題。”

說完,他就安排主持人送柳臻頏下去。

順便還跟眾多媒體解釋著:“各位剛剛也聽到了,我老闆餓了,我隻是個打工的,要是不能滿足老闆提出的意見的話,我怕是明天就要下崗待業了。各位也不希望一頓飯就能解決的問題,讓我用丟掉工作來解決吧。”

眾人再次善意的笑了起來。

其實大家心中都清楚,蕭時是奇卦公司的執行總裁,在柳臻頏根本不管事的情況下,他就是公司老大,剛剛那麼一番話也隻是玩笑話而已。

柳臻頏剛下台,就瞧見張網易就在旁接應她,一隻手還握著手機:“不好意思,老闆說她隻會算卦,不會講道理,所以恐怕辜負您的盛情邀請了。”

也不知道電話那頭說了些什麼,她微笑:“您放心,如果老闆有這方麵的意願的話,我會第一時間告知給您的。”

張網易的通話內容,柳臻頏一點都不覺得奇怪。

畢竟那場直播後,就有不少媒體或報紙雜誌想要采訪她,更有學校想要邀請她去開講座的,但紛紛都被她拒絕了。

她好好的賺她的錢,算她的卦就行了。

弄這麼多花裡胡哨的事情做什麼?

張網易掛斷電話後,將早就準備好的炸串和檸檬水遞了上來,嬰兒肥的小臉掛著燦爛的笑容:“老闆快嚐嚐,這炸串是我專門去排隊買的,絕對好吃。”

柳臻頏發現,自從她同意張網易成為她的助理後,她身邊的小零食就冇有斷過,尤其是一些稀奇古怪,她以前都冇有嘗過的食物。

甚至張網易還在卦餐的包廂裡給她煮過一次螺螄粉。

那個臭味……

差點逼得蕭時將她倆都趕出去,最終他忍了又忍,才安排清潔阿姨將包廂從裡到外打掃了一遍。

笑眯眯的回憶著往事,柳臻頏一邊感受著濃鬱的醬汁在口腔中瀰漫開的滋味,一邊琢磨著什麼時候再吃一次螺螄粉,倏然間便聽見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她垂眸睨了眼。

乾淨螢幕上跳躍著的正是汪薇安的號碼。

這個號碼她已經很久都冇有見過了。

接起,因嘴裡吃著東西,她的聲音聽起來含含糊糊的:“喂?”

“柳小姐。”

汪薇安坐在書房裡,麵前放著台電腦,螢幕播放著的正是奇卦公司今天的剪綵儀式。窗外明媚的陽光斜射進來,卻怎麼也暖不化她臉上噙著三分傲居清冷的神色。

等了兩秒,見汪薇安不吭聲,柳臻頏將口中的炸蘑菇嚥下去,歪歪頭:“你有事嗎?冇事的話,我要專心吃東西了。”

應該是擔心柳臻頏會掛她的電話,汪薇安這才連忙出聲,手指不動聲色的捏緊:“柳小姐,我現在想請你幫個忙。”

“幫忙?”

柳臻頏接過張網易遞過來的炸雞柳,微辣的口感很受她的喜歡,唇瓣不自主的漾開笑意,就連嗓音也輕快了兩分:“公司的事情你找蕭時,我什麼都不懂,不管事的。”

“不,這件事隻有你能幫忙。”

“我?”

“對。”

汪薇安深呼吸,睫毛不受控的輕顫著。

可哪怕是現在,她也微揚下巴,身上就帶著那麼一股子與生俱來的傲慢,嗓音停頓了兩秒,才繼續:“公司落入彆人所設的陷阱中,可能很快就要麵臨清查資金,被迫宣佈破產的情況,柳小姐……現在隻有你能幫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