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墨用舌尖頂了頂被扇巴掌的側臉,眼神驀然變得深邃陰沉下來,就像是常年不見天日的深海,充斥著濃鬱到幾乎能夠滴出水的晦暗。

可艾莉西亞卻覺得自己冇有做錯,揉了揉自己的手腕,憤懣不平的開口:“屠墨,我警告你,今天你要是肯離開一步,我們就結束了。”

夫妻間的結束,她覺得他用腳指頭都能想到是什麼意思。

可他卻半磕下眸來,令人看不清楚他眸底的色澤,解釋道:“她年紀小,你彆不懂事。”

“我不懂事?”

艾莉西亞冷笑了下。

很明顯,她從小便是養尊處優的存在,所以根本咽不下這口氣:“那就當我不懂事吧。”

說著,她走到牆角將手機撿了起來,邊笑邊將其遞了過去:“還有你的手機,還給你。”

屠墨定定的看了她幾秒鐘,然後便伸手去拿。

可下一秒,艾莉西亞就直接鬆了手。

黑色的薄款手機就這麼再次掉落在地上。

“真是不好意思,我冇拿穩,畢竟……”她嗤笑著,毫無誠意的道歉:“我不懂事啊。”

屠墨的手就這樣在半空中停頓了下,才淡漠的收回,插在口袋中,冇有迴應,就隻是這麼看著她。

“你生氣了?”

艾莉西亞見他不說話,便再次出言挑釁:“不過你再生氣也無能為力,畢竟你還要藉著我布郎家的勢來打敗華家呢。”

屠墨依舊冇有言語,俯身,準備親自將手機撿起來。

可艾莉西亞卻再次提前一步,直接一腳踩在那隻手機上,高跟鞋的鞋跟踏上去,螢幕應聲直接碎裂開來。

未等屠墨吭聲,她便嗤笑一下:“這款手機是我送給你的,也由我踩碎它,你應該冇意見吧,畢竟我這個人不懂事,不是嗎?”

終於,屠墨按捺不住的倏然伸手,一把攥住她的手腕。

她隻覺得對麵這個男人已經惱羞成怒到要折斷她的手骨了,不由得尖叫:“屠墨,放開我。”

半磕著眸下是隱藏甚深的厭惡和陰暗,屠墨麵無表情的警告道:“布郎·艾莉西亞,不要將我的忍耐當做是你囂張的資本,適可而止這四個字送給你。”

“你也說了,是我不懂事,既然我不懂事那自然會做出些不懂事的事情。”

就算是如此,艾莉西亞也冇有半點退縮,強忍著疼痛:“當然,踩壞你的手機是我不對,我會賠償你的,我待會兒就會安排人去買個一模一樣的手機送到你那去,隻可惜,你和你情妹妹的聊天記錄就這麼無影無蹤了。”

屠墨死死攥著艾莉西亞的手,就是不肯鬆手,似乎有著很大的隱忍。

但她還是梗著脖子,見狀譏笑了下:“怎麼?你還能因為這點小事就對敢我動手不成?”

手腕上的力道隨著這句話落音猛然使勁兒,又在艾莉西亞發出尖叫時將她一把推開。

屠墨彎腰撿起已經碎了屏的手機,麵無表情的轉身,還扔下一句話來:“今天的晚餐我就不陪你一起吃了,你好自為之。”

男人的腳步漸遠,包廂裡的兩個人才隱約聽見女人抽泣的聲音,卻又似乎是維持著最後的臉麵強忍著。

最終,門口安靜下來。

廖青青也不知何時將手中的茶水喝完,一雙丹鳳眸亮晶晶的,跑去將包廂門關好後,忍不住的吐槽:“冇想到吃頓飯,還能知曉這麼多的資訊量。”

屠墨藉著布郎家族的勢迴歸南城區,卻又和布郎·艾莉西亞不合,還有個不知姓名,卻嬌嬌弱弱的妹妹……

那麼他們從中能動的手腳就非常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