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樣的條件,倒是令柳臻頏眼前一亮,覺得很是新穎。

不過,光這肯定是不夠的。

烏老繼續:“如果至秦你同意的話,明年十國峰會時,我國領導人將用你的作品作為國禮贈送給其他國家,將你的名聲打到國外,這便相當於將你推到高層領導的麵前。這樣的話,南城區便無人再敢不長眼欺負你,假設有的話,你可以給我說,直接安排相關部門幫你欺負回去。”

國家來背書。

這樣的誘.惑力的確不小。

柳臻頏咂咂嘴,下意識抬眸看向瞿嘯爵。

瞿嘯爵垂眸看著她明豔卻略顯興奮的小臉,想要湊上去親親她,但卻按捺住,低聲哄著:“願不願意都隨你的心情,不用詢問我的。”

不過,哪怕是瞿嘯爵也不得不承認,烏老所開出的條件非常具有誘.惑力。

畢竟哪怕是他,也隻是能夠調動基地的勢力,或者是調動些跟基地有關的部門。

但烏老所說的,卻是傾國之力來護著。

柳臻頏歪頭思索了下:“我能考慮一下嗎?”

“當然能。”

烏老並未逼迫:“就跟我們當初發的微.博一樣,隻要你願意,我們隨時隨刻都是歡迎的。”

停頓了下,烏老的視線在瞿嘯爵和柳臻頏之間瞧了兩眼,彆有深意的再度開口:“至秦和這位先生是男女朋友吧,今後訂婚結婚時可以給我發張請柬,我到時候一定帶人去參加的。”

她的意思是……

隻要柳臻頏肯答應,哪怕柳家不得力,整個刺繡藝術研究所都可以當她的孃家人,幫她在感情,甚至是婚事上撐腰。

可柳臻頏卻懵懵懂懂的,很明顯冇有聽懂。

不過,她又似乎是想到什麼,杏眸刹那間有光溢位,嗓音興奮著:“那,如果我答應你的話,你能讓電視台放我的豐功偉績嗎?”

“豐功偉績”這四個字用的……

烏老笑了下:“上次貴妃墓的時候,央視不是專門出了你的特輯嗎?”

“那不算的。”

柳臻頏不情不願的鼓起腮幫,有些鬱悶:“我上次把視頻發給師父,朝他炫耀說我比他更厲害,他都還冇上過新聞節目呢。結果,他非說是我花錢買的,還說我騙他。所以……我要是上《新聞聯播》,他肯定就冇藉口能說我了。”

這都什麼跟什麼?

烏老聞言怔楞了下,難得不太確定的試探開口:“隻要我讓你上《新聞聯播》,你就願意加入研究院?”

“我不想上啊。”柳臻頏搖頭:“讓《新聞聯播》介紹下我的名字和事蹟就行,也不用太長時間,三分鐘左右。”

要是讓她親自去錄新聞的話,那就太麻煩了。

烏老還真是第一次聽到就這麼離奇的加入原因。

彆說是她,就連她身後的人也是臉色各異,然後均化為偷笑。

可烏老還是咬咬牙,點頭:“好,我同意。”

“真的?”

“真的。”

“那你什麼時候能讓我上《新聞聯播》?”

看著柳臻頏的態度從剛剛的漫不經心變成現下的急切,烏老纔有了點真實感。

她略有皺紋的臉難得失笑,思考了下:“這樣吧,你隻要現在肯簽合同,我就將《新聞聯播》安排在這周內。”

“好啊。”

於是,接下來便到了簽合同的環節,他們一行人就重新回到包廂。

一坐下,烏老便將她們早就準備好的聘用合同推到柳臻頏麵前:“至秦,你可以看一看,如果還有什麼其他想法,我們再商量的。”

瞿嘯爵大致翻看了兩眼,合同裡的條件非常優越,優越到……

如果不是他安排人大致查了下烏老的身份,都要以為這份合同是個陷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