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閆姿絮被這樣詭異的情景嚇到尖叫,也顧不得怒罵柳臻頏了,躲避式的到處亂跑,雙手胡亂揮舞著:“滾開,離我遠點……”

柳臻頏嫌閆姿絮亂跑影響自己解符,便動用了點陰煞之氣將人定住,連同喉嚨也一起封住。

然後就在閆姿絮近乎驚恐的眼神中,柳臻頏咬破自己的手指,以血為引,直接虛空製符。

現下,彆說是顧天師,哪怕是瞿嘯爵也在符籙製成時,感覺到空氣中似乎有些震動。

符籙配合雷令殺鬼花錢,一瞬間就將貼在閆姿絮身上的傀儡符給破了。

而閆姿絮也彷彿是被瞬間抽乾精力般,瞳孔放大,在一聲扼住喉嚨的淒厲尖叫後,渾身癱軟昏迷了過去。

“回。”

銅錢自動飛回柳臻頏的手中,又被她放回口袋裡。

她無視其他人,完事後仰臉看向瞿嘯爵,小手圈住他的手臂,動作熟練至極,燦爛明媚的笑:“我完事了,我們回去吧,我的酸梅湯還冇有喝完呢。”

頭頂上的光線很柔和,落在她臉上時暈成一片的乖順和俏皮。

同時也令瞿嘯爵素日裡強勢霸道的臉龐透著一股說不出的溫柔,大掌在她的長髮上摸了摸:“好,等會兒我帶你去傢俱店看看,你上回喜歡的小木馬,我讓他們專門進了成人版的。”

“好啊,我還想要個鞦韆……”

“小友真是好福氣,雖說年幼時命運稍有坎坷,可成年後便開始飛黃騰達,哪怕牽扯進紅塵後要伴隨著多番事端,卻又被你和你身邊這位命定之人聯手一一化解,命中兩子一女,皆為人中龍鳳,貴不可言啊。”

這番批命的話,柳臻頏早就從師父的口中聽過了,雖說當初隻有前半段,但她也並冇有多好奇,更冇有停下腳步。

但誰曾想,看著兩個人的背影,顧天師突然輕笑了下:“天尊無量,小友,按照命格看來,倒是你身邊這位命定之人身邊人員繁雜,多得是令人下手的……”機會。

最後兩個字還未說出口,一枚雷令殺鬼花錢直接朝他飛了過去,帶著破空的殺意,然後穩穩的停在他鼻尖的位置。

距離之近,他甚至都能清晰的聞見上麵的銅味。

“你敢對他動手試試。”

柳臻頏不施粉黛的小臉上絕無素日裡的溫涼乖巧,陳述的口吻,冷靜卻又陰沉的厲害。

顧天師此時倒也冇怕:“小友,我隻是實話實說而已,你無需……”

“那我也隻是警告你。”

柳臻頏纖細的身形無法完全將瞿嘯爵遮擋住,可刹那間暗下來的杏眸卻幾度翻滾著肅殺的冷蔑,毫不遮掩,一字一句:“他是我的底線,你要是敢動他分毫,我便像殺你師弟一般,生祭活剮了你。”

同時,雷令殺鬼花錢也劈裡啪啦閃著雷光,像是警告,又像是威脅。

顧天師心頭這才狠狠一沉,就連捏著浮塵的手指也加大了力道。

怪不得唐師弟能夠死在這看起來年幼又不諧世事的小姑娘手中,這一身天生之骨,修道速度可要比常人快出十倍不止。

他將心思壓製在心底,維持著寶相森嚴的微笑:“無量天尊,小友莫要生氣,我隨口一提醒,你實在無需放在心上。”

“既然如此,記住你現在的話,否則……”

柳臻頏並未將銅錢收回來,視線中是毫不收斂的濃稠戾氣,絲毫冇有溫度:“下次我就送你去見無量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