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包廂內有一刹那的死寂,卻並未有人迴應柳臻頏,隻有著閆姿絮滿是惱意的叫嚷。

“煩死了,閉嘴。”

柳臻頏有些不耐煩,精緻的五官麵無表情朝閆姿絮的丟下五個字後,緩緩從口袋中掏出三枚銅錢。

和普通外圓內方的銅錢不一樣,這些銅錢正麵左右為四字元文,左為“雷令”,右為“殺鬼”,在柳臻頏掌心攤開的那一刻,甚至閃出一道金光。

“既然你不肯出來相見,那就不要怪我……”

杏眸翻滾出冷色調的殺意,她姿態戒備的右腳後退一步:“殺了你。”

翻手,她直接將雷令殺鬼花錢拋到天空中,掐指成訣:“雷霆雷霆、殺鬼降精、斬妖辟邪……”

“慢著,小友慢著。”

突然一道略顯蒼老的聲音便從無人之處傳了出來。

同時,一個穿著靛藍色道袍的老者也抬腳從陣法中走出,顯出了真身。

宛若是大變活人的情景,將閆姿絮嚇了一跳,她後退了兩步,椅腿和地麵摩擦的聲音格外的刺耳:“你……你是誰?你怎麼在這裡,我剛剛都冇有見到你?”

老者根本冇有理會她,一張臉上有著溝壑遍佈的皺紋,手中捏著一把浮塵,看起來有些年頭,多少沾染了點歲月的渾濁和深沉。

然後,他朝柳臻頏行了一拱手禮:“無量天尊,小友的感知果然靈敏,貧道已經儘量維持元氣波動,可冇想到還是被小友發現了。”

柳臻頏禮貌性的回了一禮,臉色還未回暖,聲線涼薄:“所以你是專門在這阻止我的?”

閆姿絮身上的傀儡符不僅她看得出來,隻要是道行深點的人便都看得出來。

“無量天尊。”老者微笑:“貧道並無此意。”

“那你……”

柳臻頏停頓了下,視線在老者身上停頓了幾秒,神色冇什麼很大的變化,卻輕笑了下,兀定的口吻:“你是唐大師的同門,所以你是來替他報仇的?”

“非也,非也。”老者又是一拱手,浮塵就搭在臂彎中:“貧道姓顧,小友可叫我顧天師。唐師弟之死是他咎由自取,怪不得小友,不過小友的脾氣倒是比貧道想象中的更為急躁,一言不發就喊打喊殺的。”

“謝謝誇獎。”

柳臻頏指尖掐著的決變化了下,杏眸淩冽:“師父說過,躲在暗處不肯現身之人,都是敵非友,所以一定要先下手為強,不可吃虧。”

“無量天尊,這樣的言論還是貧道第一次聽說,如果今後有機會的話,貧道倒是想要見一見小友的師父。”

從始至終,柳臻頏都未曾收回浮在半空中的雷令殺鬼花錢,精緻的輪廓更是鍍著一層淡淡的深涼:“如果顧天師並無攔我之意,那還請退後三步,否則休怪銅錢無眼。”

“傀儡符太過陰毒,貧道特意來此也是為了這傀儡符而來的。”

說著,顧天師掐指算了算,臉上勾出一抹瞭然:“無量天尊,這傀儡符竟和小友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怪不得小友要來此一遭了,既然如此,貧道不插手此事就是。”

顧天師還特意往後退了兩步,給柳臻頏讓出地方。

見狀,柳臻頏才誠心誠意的朝他行了一個晚輩禮,手指結印彈出,口中厲嗬:“去。”

雷令殺鬼花錢竟像是長了眼般,直直的飛到閆姿絮的頭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