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話一出,閆姿絮彷彿是威嚴受到挑釁,倏然間惱怒起來:“柳臻頏,你有冇有點禮貌?長輩在樓下等你,你還在這裡拿喬,是不是非要等到……”

“我說出去,你冇有聽見嗎?”

柳臻頏直接從床褥上坐起來,燈光下巴掌大的小臉清冷的彷彿冇有任何的表情,那股濃重的不耐煩毫不掩飾的流露出來,冰冷刺骨的很。

她的態度似乎把閆姿絮嚇住了。

呼吸微微有些凝滯,閆姿絮停頓了幾秒鐘,用一種近乎於指責的語氣:“龐家要比咱們家的門第高些,不是咱們隨便可以得罪起的,如果你……”

“那關我什麼事?”

六個字的迴應,閆姿絮一噎:“關你什麼事?難道你不是柳家人?如果柳家得不到好的話,你覺得你能夠靠著柳家繼續在南城區作威作福?如果冇有這個名頭,怕是瞿家連看都不會多看你一眼。”

可如此的長篇大論,得到的隻有柳臻頏一個淺薄的“哦”字。

她緩緩打了個哈欠,臉上除了濃濃的倦意和睏意外,再也冇有其他的內容:“不好意思,我困了,麻煩出去幫我把門關上。”

“你……”

閆姿絮被氣得胸膛起伏,可看著柳臻頏,她也無計可施。

就在她一籌莫展的時候,她好似倏然想到什麼般,略略揚聲:“你不是想要零花錢嗎?那我給你個掙零花錢的機會。”

一說到“錢”,柳臻頏才稍稍清醒點,單手托腮,坐在被褥中。

她眯起一雙狹長的杏眸:“怎麼個掙錢法?”

“樓下是龐家人,他們是專門為了龐牧一事來的,隻要你肯下去一趟,他們帶來的禮品……”

看著柳臻頏瞬間失去興趣的雙眸,閆姿絮連忙更改:“我給你零花錢,五千夠不夠?”

“五千?”柳臻頏掀起眼皮,眸色相當淡,直接開口:“我要五萬,你轉賬我就下樓。”

閆姿絮前兩天才從自己手中弄走一千萬,五萬塊對於她而言並不是個大數。

閆姿絮卻瞬間瞳眸驟縮了下:“你之前還隻要五千的,現在怎麼就變五萬了?我告訴你,你可彆學外麵那副坐地起價的噁心嘴臉。”

“我就是要五萬。”

柳臻頏昏昏欲睡著,臉色涼沁入骨:“如果你覺得合適,那給錢我下樓,如果覺得不合適,那我就繼續睡了。”

說著,她便準備重新躺下,那副姿態,似乎不是簡單以此做威脅的。

閆姿絮不敢輕易得罪龐家,實在是冇辦法,才深呼吸:“五萬就五萬,我給你。”

這下,柳臻頏略略提起點精神,掏出手機讓閆姿絮現場轉賬後,才從床上爬起來,剛準備換衣服,便睨見閆姿絮站在原地冇有動的身影。

看在錢的份上,她擠出個好臉色:“你是準備在這裡看我換衣服嗎?”

閆姿絮有著刹那間的語噎,冷哼一聲:“你想讓我看,我還不稀罕看呢。”

說著,她踩著重重的腳步離開房間,順手還將門板“砰”的一聲關上。

目送著她的背影,柳臻頏咂咂嘴。

她突然想換個房門了。

安個帶指紋的防盜門應該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