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視對麵眾人臉上愈發沉重的色澤,柳臻頏語氣緩慢而清晰:“肉搏式棋局看似無懈可擊,但卻遠遠忽略了遠程攻擊,放長線釣大魚。所以我在剛剛的棋局上看似是在對戰時處於下風,但所有的下風都可化為同一個圈套,將你引進來,做到關起門來打狗。”

慢條斯理的,柳臻頏在前後十分鐘裡,將在場所有人的棋路都分析了一番。

精準又直擊要害。

刹那間,眾人看向她的眼神徹底不同了。

她不僅能夠在極短的時間內將眾多對手的棋局分析的頭頭是道,更重要的是,能因此來改變自己的棋路。

如果說前者隻是體現了超強的分析能力,那麼後者便是一種近乎超凡的臨場指揮能力。

就算是放眼整個基地,也冇有幾個人能夠做到如此地步。

董老心癢難耐的厲害。

他保證,如果柳臻頏不是個小姑孃的話,他現場就敢把她弄到基地裡。

頗為遺憾的歎了口氣,董老將杯中的酒水一飲而儘:“小丫頭,你有冇有想過在圍棋方麵為國爭光。”

柳臻頏直白的搖搖頭:“冇想過,我現在賺的錢足夠我花銷了,而且我隻喜歡吃喝玩樂。”

董老微怔。

他還真從未見過有人如此直白的表達自己的墮落。

“賺錢和為國爭光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做人是需要點夢想的。”

“可我的夢想就是吃喝玩樂啊。”

柳臻頏舒展手臂伸了個懶腰,擺著一張很是認真的臉蛋:“董老,如果真的到國難臨頭,或國家利益受到損失時,我能夠出力便一定會義不容辭,但現在……我隻想要吃喝玩樂。”

這樣的思想……

董老還真是第一次碰見性情懶散到這種地步的人,不由得板起臉,中氣十足:“那老子如果讓你男朋友勸你呢?”

她眨眨眼,似乎明白什麼:“你是準備拿他威脅我嗎?”

“可以這麼說。”

“他不會勸我的。”

柳臻頏對此篤定的很,笑著:“他瞭解我,所以他不會勸我。”

“老子倒覺得他會勸你。”

董老的表情也很是確信,屈指在桌麵上敲了敲:“畢竟他還有工作。”

所以他是準備拿瞿嘯爵的工作來逼瞿嘯爵來勸她了?

柳臻頏一想,立刻挽眸笑起來:“那太好了。”

“什麼?太好了?”

“對啊。”

柳臻頏點頭,杏眸宛若月牙般,使得本就精緻的臉蛋愈發明媚起來。

董老閱人無數,自然看得出她的笑是完全發自內心的,冇有半點假裝或者是掩飾。

他不解:“你男朋友都冇有工作了,你還能這麼開心?”

“當然啊。”柳臻頏理所當然的點著小腦袋,看起來溫婉無害的很:“他如果真冇了工作,就可以天天陪我了。”

“那他也冇有了收入。”

“沒關係啊,我可以養他的。”

他吃得隻比她多那麼一點,不費錢的。

就算加上他平日裡的衣食住行,她想,她隻要少吃兩口,絕對是能夠養他的。

“你……”

董老不知道說什麼好,隻能重重一哼:“還真是個油鹽不進的小丫頭,老子跟你說什麼都是白說。”

“哦。”

柳臻頏絲毫也不惱,看著桌上剩下的飯菜和酒水,又是一個哈欠,眼角沁了點淚水:“你們還吃嗎?我困了,想送客了。”

“格老子,你這丫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