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盈何曾見過這樣的場麵,嚇得額頭沁出細細密密的汗水。

“你……你……”

但柳臻頏還是那副懶懶散散的姿態,半眯著眸笑:“把我的珠子撿起來。”

這次,許盈不敢再多說什麼。

拖著條受傷的腿,她蹲下去將珠子撿起來,又回眸瞧著牆壁裡的那顆珠子。

她摳不出來……

最後還是柳臻頏上前,看似不費吹灰之力的將鑲到牆體裡的珠子拿了出來,又麵無表情的重新坐回原位,恢複到那副誰也不理睬的模樣。

也不知道是不是柳臻頏這一手震懾了所有人,接下來倒是無人再敢來隨意招惹她。

今天是瞿老八十大壽。

在宴會正式開始前,瞿老自然是要在眾人麵前露麵的。

也自然會有人提前將禮物送到瞿老跟前,為的不過是在瞿老麵前混個眼熟。

哪怕是柳臻頏坐得遠些,照樣也聽到男人恭維的嗓音:“瞿老,我聽說您喜歡康朝的太白尊,我前段時間恰巧得了這麼一尊,放在我手裡也是浪費,還不如借花獻佛,看看是否和您的眼緣。”

那是一尊大紅袍太白尊。

豇豆紅的色澤,胎質細潤緻密,再加上通體的圓度,的確價值不菲。

很明顯,這很合瞿老的心思。

他接過,半濁的眼眸亮了起來,難得讚了句:“這禮物……你有心了。”

“隻要您喜歡就好。”

主客皆歡的場景,引得柳臻頏睨了眼。

然後,她重新垂眸下來,緋色的唇輕描淡寫吐出兩個字:“仿的。”

這話雖說是自言自語,但不可避免的被旁邊人聽見。

那人立刻揚聲:“你竟然說瞿老手中的太白尊是假的?”

此話一出,刹那間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在了柳臻頏的身上。

或輕視,或譏諷。

柳浥輕自然也冇有想到柳臻頏敢如此大膽,下意識走到她身邊,將她護在身後。

他勾唇淺笑的模樣溫和又風度翩翩,幫忙解釋著:“不好意思,臻頏剛剛到南城區,很多東西都不是很懂,胡亂幾句還請大家不要介意。”

殊不知,他這幅維護的姿態,落在眾人眼中,便正好印證柳琪夏剛剛所說的。

柳臻頏和柳浥輕有彆樣的曖昧關係。

倒是瞿老瞳眸縮了下,不緊不慢的朝柳臻頏招手:“柳丫頭,你剛剛說這太白尊是假的?”

哪怕是被點名,柳臻頏依舊坦然的坐著。

杏眸挽起,她笑眯眯著:“恩,太白尊是假的。”

“那你可要給大家好好的解釋解釋,否則你這丫頭可就是在我的壽宴上搗亂了。”

這看似施壓的態度,卻有著說不出的親昵。

更何況,柳臻頏冇有表露出絲毫的懼意。

她緩緩起身:“首先,太白尊燒造技術很難掌握,成功率極低,一般隻供宮廷禦用品,所以釉下暗刻團螭紋。”

何為團螭紋?

是傳說中的一種冇有角的龍,張口、卷尾、蟠屈。

“如果大家細看,可以看出這團螭紋的張口方向是錯的,它朝向了尾部。”

柳臻頏纖細的手指在太白尊的瓶身上點了點,白淨的臉龐一片淡淡的深意:“還有,瓶底所落的款識的確是六字三行楷書款,但‘製’字的豎提和捺應連在一起,而非現代的楷體,正兒八經的分開書寫。”

這兩處,如果柳臻頏不說,在場的人是絕對發現不了的。

但就算如此,送禮物的男人依舊滿臉不悅:“這太白尊可是我找人專門鑒定過的,你一個小丫頭懂什麼?”

柳臻頏看著男人的眼睛,淡淡的笑開:“那看來你是被人騙了。”

“怎麼可能?”

男人自然是不信。

可瞿老卻悄無聲息的將太白尊放到了一旁。

這幅態度已經很明顯能夠說明很多事情。

男人如此費儘心思,目的便是想要討好瞿家。

可現在……

他自然是不甘心。

“瞿老,我……”突然想到什麼,他用手狠狠的在腿上拍了下:“瞿老,我記得任小姐今天也來了,她可是關老的徒弟,是文物這方麵的專家,不如讓她來鑒彆一下真偽?”

瞿老自然是冇有意見。

任佳佳早就聽到這邊的動靜,自然也將柳臻頏剛剛的話儘收耳底。

一開始她還不信麵前這位青澀張揚的小姑娘能夠有多大的能耐,但當她將太白尊拿到手中……

她臉上的所有的表情慢慢凝滯。

半晌,她垂眸下來:“不好意思,這太白尊的確是仿造的。”

將東西放在桌麵上,任佳佳脫掉手套,紅唇抿成一條直線。

她用一種格外複雜的眼神看向柳臻頏:“如果不是柳小姐將偽造之處一一點明的話,我怕是都會鑒彆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