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距離很近,柳臻頏都能清楚的感覺到瞿嘯爵的氣息噴在自己的耳後,微微泛起些癢意。

她用手摸了摸,以這樣的姿勢被他圈在懷中,乖乖的點頭:“恩,你放心吧,我肯定是不會讓你丟臉的。”

“真乖。”

瞿嘯爵似乎很滿意,低頭在她的腮上吻了下。

明明說好是來看電影的,可柳臻頏卻莫名其妙的被拐到床上來,認真又努力的和領帶做著鬥爭。

而她卻絲毫冇有想過……

瞿嘯爵是瞿家三代的長孫,哪怕不從商,卻也是從小見識著上流社會的繁華,經曆各種宴會的。

又怎麼可能……

連個領帶都不會係?

當然,這件事瞿嘯爵也不給她機會去想的。

感受著溫香軟玉,他單手環著她,單手捏著手機,處理著零散的事務,偶爾還撥出去電話,說著些工作上的事情。

可這些都絲毫影響不了柳臻頏。

不過,她是真的性情聰穎,前後不過幾分鐘,便躍躍欲試的轉過臉來:“嘯爵,我會了。”

“好,這件事就先這樣處理,掛了吧。”

三言兩語將電話掛斷,瞿嘯爵原本還斂著淡漠和殺伐的眼神立刻轉變為溫淡,落在她身上:“真的?我就知道你肯定一學就會。”

“那是。”柳臻頏得意洋洋著小臉,伸手就要將領帶往瞿嘯爵脖頸處套:“我給你試試。”

“好。”

他並未拒絕,看著她捏著領帶上的手指很是熟稔,三兩下便將領帶繫好。

繫好後,她還將小身子往後挪了挪,摸著下巴認真瞧了兩眼,自我感慨道:“跟視頻裡的一模一樣,我可真厲害。”

說完,她便將得意洋洋的小眼神投向他,杏眸瞪得圓溜溜的,彷彿是在等待誇獎的貓兒。

瞿嘯爵自然不吝嗇,但卻不是言語上的。

他薄唇泛起點笑意,下一秒,大掌伸過去,扣住她的腰身,狠狠一用力,便將她禁錮在自己懷中,小臉被另一隻大掌撫著,薄唇便壓了下去。

房間裡的溫度彷彿一時間升了起來,在這樣危險的地方,兩個人吻得難捨難分。

瞿嘯爵彷彿是被蠱惑了般,將一切的念頭都拋之腦後,咬著柳臻頏的唇,隻想著深入再深入,又凶又狠的,彷彿下一秒就能夠將其吞之入腹。

但,就算如此,當電話鈴聲在耳邊響起時,他還是及時抽身。

喘著粗氣,他灼熱的眼神緊鎖在她的臉上,斂著顯山露水的瘋狂和炙熱,又分明有著剋製壓抑。

而失去依靠的柳臻頏早就躺在了床上,黑色的長髮披在純白的床單上披散開,臉蛋水媚,杏眸眯起,醞釀著輕懶又嬌媚的笑意,鼓著腮幫朝他嘟囔著:“你又騙人,這根本就不是給我的獎勵,是獎勵你還差不多。”

看著那張紅潮未退的小臉,瞿嘯爵努力磕了磕眸,平複著心頭蠢蠢欲動的慾念。

他暫時還不能碰她。

她年齡還小,曾經生活的環境又單純保守。

所以在他們結婚前,他絕對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