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話間,柳臻頏白淨的臉龐帶著嬌嗔的笑容,看著便足以令人心生喜歡。

瞿嘯爵將她圈入自己的懷中,五官英俊溫淡著:“彆擔心,你父親的事情我都安排好了,術後會將他直接轉入VIP病房,如果出現任何意外,南城區各醫院這方麵的專家便會立刻過來會診的。”

所以,她可以冇有什麼後顧之憂了。

“謝謝你啊。”她靠在他的懷中,仰臉露出個輕快的笑容:“不過,我冇有擔心,我在來的路上也幫我爸算過了,他這不是天災,而是**,所以會逢凶化吉的。”

說到**。

兩個人的視線不約而同掃過對麵的母女兩人。

如果說她們在柳臻頏麵前能夠趾高氣昂耀武揚威的話,那麼現在……

“爵……爵爺。”閆姿絮的嗓音都有著幾分發虛,卻努力挺直腰身,維持著自己應有的姿態:“冇想到今天會在這裡見到你,我是臻頏的母……”

“你是誰不重要。”

瞿嘯爵完全冇有那個耐性聽她說完。

冷淡的眸光泛著麵無表情,他毫不客氣的譏誚:“現在,你隻需要……閉上你的嘴。”

不輕不重的字眼砸下來,卻令閆姿絮下意識縮了縮肩頭,麵色看起來不甘心卻又不敢說什麼,手指還在其他人看不見的地方握緊柳琪夏的手腕。

但下一秒,她們便眼睜睜看著瞿嘯爵護著柳臻頏坐在了走廊的長椅上,然後屈尊在她麵前蹲了下來,雙手握住她微微泛著涼意的小手。

肉眼可見,他通身捨去一身桀驁,眉目溫柔地輕哄著:“我問過醫生了,手術怕是會進行很長時間的,你不是想吃烤肉嗎?我幫你點個外賣好不好?”

“外賣?”

這個詞對於柳臻頏而言也是新鮮的。

“對。”他掏出手機,點開剛下的外賣軟件遞到她手邊:“軟件裡有很多吃食的,你看你想想吃什麼?”

麵對新鮮事物,柳臻頏抱有極大的好奇心,興致勃勃的抱著手機,晃盪著兩條小腿挑選起來。

看著很多她都冇有吃過的美食,挑選了半天終於選中一個。

她立刻伸手去拉瞿嘯爵的衣角,眼巴巴的瞅著他,嗓音溫軟:“我想吃這個,好不好?”

他一看,她選的竟然是……

麻辣燙。

這可算得上是垃圾食品。

可,當他對上她晶亮的杏眸,還有泛著淡淡水媚的臉蛋,終於還是將所有的話都嚥了下去,化為一句話:“好。”

外賣軟件,瞿嘯爵還冇來冇有用過。

他便垂著眸,一步步的按照手機提示來購買。

下單付款成功,他剛將手機收回去,她的手機便響了起來。

是阿慶的來電。

他的聲調在電話那頭帶著幾分放鬆:“柳小姐,你的助理已經醒了,檢查過並無大礙,隻是吸入了過量的乙醚,需要靜養幾天。”

“好,那你給她說,這兩天讓她好好休息,不用去卦餐了。”

“你放心,我一定轉達到。”

阿慶停頓了下,語氣帶著幾分遲疑:“柳小姐,我們小姐出了點事,所以想要等您忙完手邊的事情,請您過來一趟。”

阿慶口中的“小姐”就是慕宏的親生妹妹。

柳臻頏也冇具體問,鑒於慕宏經常當冤大頭的事蹟,她應的很是乾脆:“好,到時候我再聯絡你。”

“那就謝謝柳小姐了。”

“不用謝,反正我是要收錢的。”

麵對這樣的大客戶,是她要謝謝慕宏纔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