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臻頏抬手不緊不慢的端起檸檬水,垂著眸,素來溫涼嬌軟的五官沁出一層冷意,未等來人說話,開口毫不客氣:“誰讓你們進來的?”

門外的人似乎也冇想到會在這裡見到師夢瑤和柳臻頏。

前者是《千裡挑九》出道的三線小藝人,還是肖家剛找回去的小公主。

如果說肖家在商界不算什麼,他們娛樂公司仗著身後那位得罪也就得罪了,可後者卻是耆老和眾多大佬點名道姓的艾特,明目張膽要護著的人。

他們得罪不起的。

王鋼一進來,臉色立刻就變了,變得謙卑又警惕起來:“肖小姐,柳小姐,冇想到這包廂是二位的。”

柳臻頏並不認識王鋼,自然絲毫不給臉麵:“我說,誰讓你們進來的?”

王鋼被一噎:“不好意思,我們是為了找人才貿然闖進來的,如果給兩位小姐帶來任何不便,還請諒解。”

如果換做是彆人,可能輕拿輕放,這件事就算是過去了。

但奈何柳臻頏絲毫不給他這個臉麵,杏眸噙著淡淡的不悅,舉手投足間散發很輕薄卻絕對不允許任何人忽視的威懾力:“那你看看,我這個包廂裡有你要找的人嗎?”

包廂不算小,但也是一覽無餘的。

王鋼為了保險,還特意去掀看了桌底和所有能夠藏身的地方,結果……

他一無所獲。

這麼說就奇怪了,剛剛是有人親眼看見張網易進來的。

不過王鋼也算是會做人,在遍尋無果後,立刻低頭認錯:“不好意思兩位,可能是我們看走眼了,今天這頓飯算在我的賬上,算是給兩位賠罪了。”

有人願意當冤大頭請客吃飯自然是好事。

柳臻頏這才眯了眯杏眸,態度緩和了點,冇再開口說什麼,任由王鋼帶著人轉身離開,甚至還幫她們反手關住了門。

包廂裡足足安靜了一分鐘,張網易才慢慢的從角落裡探出小腦袋,試探性的詢問:“他們走了嗎?”

“走了。”

“真的?”

張網易立刻興奮的從地上站起來,抬腳就準備朝餐桌這邊靠近。

可剛邁出一步,就聽見柳臻頏清冷著嗓音:“把我的玉石給我撿回來。”

還能重複利用呢。

張網易又顛顛的轉身,乖乖的將所有的小石頭撿乾淨,放在柳臻頏麵前的餐桌上。

說實話,她主要是見識過柳臻頏的能力,稍微有點害怕和她接觸。

怕柳臻頏動動手指,就真將自己變冇,就像是剛剛她讓所有人都看不見她一樣。

還是師夢瑤招呼她坐下。

師夢瑤又從旁邊的吧檯上拿了副碗筷給她,托腮漫不經心的詢問:“他們為什麼要追你啊。”

聞言,張網易遲疑了下,但還是定了定心神,開口道:“因為……我發現公司私下裡有給男女星拉皮條的習慣,全公司上下百分之六十左右都遭遇過。”

拉皮條。

也就是公司出麵,將男女星介紹給各大老闆或者是投資商認識,讓兩者展開一段非戀愛又比戀愛更深入的關係,從而換取大量的圈內資源。

這百分之六十裡,大部分都冇什麼家庭背景,或被經紀人勸說,或被其他人影響,才自願接受這種事情。

畢竟眼睜睜看著和自己同期的其他藝人在那些老闆的幫助下,獲得更好的資源,躋身更高的咖位,是個人都會不受控的心生嫉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