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臻頏還冇在公眾場合裡待三分鐘,就被人群團團圍住,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格外的興奮。

“你是柳臻頏嗎?能不能給我簽個名啊?”

“你真的是耆老的弟子?十三年前,你好像才七歲,你是如何拜在耆老門下的?”

拍照錄像的人筆筆皆是,他們的好奇程度絲毫不亞於任何的記者。

哪怕是柳臻頏都有些招架不住,最後還是師夢瑤將她從人群中拯救出來的。

師夢瑤帶著柳臻頏熟練的躲進洗手間,戴上墨鏡和帽子,並囑咐她走在商場裡也儘量不和其他人對視。

直到坐進餐廳包廂裡,她們才脫掉偽裝。

柳臻頏對此很不習慣,伸手戳了戳太陽鏡,語氣悶悶的:“難不成我以後都要這麼出門嗎?戴這麼多東西?”

“不會,過一段時間就好了。”

師夢瑤坐在對麵偷笑,垂眸看著菜單:“主要是今天微.博才爆出你是耆老弟子的事情,有熱度,大家自然會注意到你。”

“好吧。”

柳臻頏狀似泄憤般,一連點了三道肉菜,整頓飯吃得是心滿意足。

最後她還點了杯檸檬水,一邊咬著吸管,任由酸酸甜甜的味道在口腔中綻開,中和著肉類的膩味,一邊和師夢瑤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天。

可是,突然……

有個人從窗戶翻進了她們的包廂裡,雙腳落地,躲在了窗戶下麵,一抬眸就和她們對視上。

這幅畫麵,像極了電視劇裡男女主相遇的名場麵。

隻可惜,她們兩方都是女人。

三個人麵麵相覷了眼,來訪者連忙朝她們做出了個“噓”聲的手勢,壓低著嗓音苦苦哀求:“我並不是壞人,是有人在後麵追我,我想要借你們這裡躲一下行嗎?”

師夢瑤下意識看向柳臻頏。

柳臻頏臉色淡淡的,還未來得及說話,就隱約聽見門外有男人的聲音傳進來:“經理,我剛剛瞧見張網易躲進這個包廂了。”

不僅柳臻頏聽見了,就連名叫張網易的女孩也聽見了。

她的表情一下子難看下來,情緒掙紮了幾秒,像是放棄般慢慢站直了身子:“算了,他們既然知道我躲在這間包廂裡,就一定會進來檢查的。你們放心,我不會連累你們的,你們直接把我交出去吧。”

她的話音剛落,包廂的門就被人從外敲響,還伴隨著一道尚算客氣的男聲:“不好意思,剛剛是不是有人翻窗進去了?如果可以,我們能進來嗎?”

這下,張網易的臉色是徹底灰敗下來。

她朝前走了一步:“今天事發突然,嚇到你們真是不好意思,我……”

“蹲回去。”

突如其來的嗓音令張網易一愣:“什麼?”

柳臻頏還抱著她的檸檬水,神色淡然,語調也平穩得冇什麼起伏:“蹲回去,一會兒不管如何都不要吭聲。”

可能是柳臻頏的語調很自然又帶著一股理所當然的命令的味道,所以張網易便傻乎乎的聽從她的吩咐蹲回了角落裡。

然後就瞧見柳臻頏隨意從口袋中掏出幾枚綠色的小石頭子,神態漫不經心著,手指隨意一彈,石子便精準無誤的落在了她的四周。

門外的人又敲了兩下,似乎是等得不耐煩了,便直接推門走了進來。

最後一枚石子歸位,門也被推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