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小混混們這幅囂張的模樣,落在柳臻頏的眼中就變成了配合又主動的討打。

見狀,她愈發的開心。

所以她決定了……

雖然是他們先來劫持的自己,但他們最後受了傷,她可以大方的幫忙付醫藥費。

她朝他們歪歪頭,漂亮緋紅的唇瓣吐出興奮的一句話:“你們是挨個上還是一起來啊?”

聞言,混混們先是一愣,然後對視一眼,皆從對方的眼中看到錯愕。

他們承認,他們的確是被人收買來玩一出英雄救美的,但卻怎麼也想不到對方在遇到劫色還能這麼配合。

他們下意識的詢問:“那美女想要怎麼樣啊?”

柳臻頏思索了下:“那你們就一起上吧。”

這樣她打起來也能更痛快些。

小混混們是真的迷糊了,下意識朝某個地方看過去,卻忽略了柳臻頏左腳開步,已經做好了攻擊的姿勢。

躲在暗處裡的鄭亞明見狀不對,連忙挺身而出。

“住手。”

他大聲嗬斥,高大的身形快步走到柳臻頏的身前,將她完全護住。

鄭亞明計算過,這樣的姿勢,從柳臻頏的角度看過去,能夠清楚的瞧見他硬朗分明的棱角,還有醞釀著矜貴又體貼的男性氣息。

她一定會深深的愛上自己的。

可真的換到柳臻頏的眼中,隻覺得……

這個男人好醜好礙事啊。

自己打架的事情又泡湯了。

好煩。

鄭亞明半垂著眸,用眼角餘光觀察著柳臻頏白淨的側臉,薄唇輕啟,說著安全感爆棚的保護之語:“給你們兩個選項,要麼現在就滾,要麼跟我過過招之後再滾。”

“呸。”

混混朝地上啐了口,心裡感歎終於能夠按照劇本演下去了。

他大聲嚷嚷著:“就你這麼個弱雞,你還敢跟老子過招?看老子不把你打的滿地找牙?”

說著,兩方人便蠢蠢欲動的準備按照早就排演好的打起來。

但誰曾想,柳臻頏卻突然扳起一張小臉,氣呼呼的直接出手,緊拽住鄭亞明的衣袖,微微使勁兒,便一把將他拽到了後麵。

然後,她整個人就如同脫弦的箭一般衝了上去。

衝啊,誰都不能跟她搶打架的機會。

這樣的場景是劇本中冇有的,幾個小混混也下意識愣在了原地。

可柳臻頏卻不給他們任何反悔的機會……

目光如炬,她一個箭步衝到最前麵的混混身邊,手肘狠狠朝他太陽穴的位置一撞,一聲慘叫過後,男人和棒球棍同時便躺倒在地。

棒球棍彈了兩下滾到了一邊,男人的身子則有著略略的抽搐。

剩下幾個混混一看,也不敢傻愣著等著捱打,紛紛輪著棒球棍就朝柳臻頏衝了上來。

越是這樣,柳臻頏便越是興奮,一手握住揮過來的棒球棍,身子淩空而起,落下時一腳踹飛一個混混,又將握著的手腕狠狠一掰。

頓時,宛若是殺豬般的慘叫聲響起。

隻瞧著其中一個混混的手腕被柳臻頏擰著壓在了後背上,她的手隻需要輕輕一轉,怕就能直接廢了他的胳膊。

四個混混,兩個倒了,一個在她手中捏著。

就隻剩下最後一個。

他就站在不遠處,將手中的棒球棍高高舉起,一雙眸中全是驚恐又害怕的神色,躊躇著不敢貿然上前。

這場架,柳臻頏打的還算開心。

她便笑顏如花,璀璨又明媚,朝僅剩的小混混勾了勾手指:“快來,等我們打完,我送你去醫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