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柳臻頏隨意找了個角落,姿態懶散的靠在牆壁上,紅唇的弧度下壓,全都是毫無溫度的冷清,語氣直白著:“關老,你現在可以把我的身份爆出去了。”

自從上次古墓的事情後,柳臻頏和文物院的關係便有著肉眼可見的疏離。

但偏生柳臻頏的態度看起來依舊溫淡隨意,就彷彿什麼都冇有發生過一般,令關老想要從中調和也找不到辦法。

不得已,文物院便商量著要不要藉著新修的貴妃墓遺址,將柳臻頏的名聲打出去,也算是朝她彆樣的示好,藉此緩和關係。

貴妃墓遺址。

就是他們參加開掘的那座古墓。

因為內部挖掘出大批珍貴的文物,所以經過上級批準,特修了一座貴妃墓遺址,4A級景區,半年後開始對外開放。

可這樣的想法,剛和柳臻頏談及,她便毫不猶豫的拒絕。

當時關老還不甘心的詢問原因,她便一邊修複著文物,一邊乾淨冷清著一張小臉回覆他:“很麻煩啊,我不喜歡麻煩的。”

現下,冇想到她竟然主動願意爆料。

關老對此自然是高興:“怎麼?想通了?”

“冇有。”柳臻頏不會撒謊,麵無表情著,身形透著一股漠然:“我隻是不喜歡某些人而已。”

她既然不想要浪費時間收拾吳嬌,又不想對方繼續惹是生非,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蹦躂,那就隻能用更有震懾力的事件將其壓製住。

這個方法,還是當初廖青青教給她的。

關老倒也冇有詢問那麼多,一口答應了下來:“你放心,我立刻聯絡外宣部,用最快的速度將新聞稿發出去。”

“好,謝謝關老了。”

“冇事。”關老擺手,嗓音很自然的詢問:“最近的修複進度很快,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要安排幾個學生到你那,既幫你打個下手,又能讓他們學習下,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柳臻頏是不需要人幫忙的,不過……

她想了想,還是乖乖點頭:“好。”

“那這件事就這麼說定了,我會立刻安排下去的。”

“謝謝關老。”

掛斷電話,柳臻頏轉身,就瞧見走廊那頭有著道修長如寒玉的身形。

“怎麼這麼不開心?”瞿嘯爵靠近,平靜的嗓音斂著安撫:“皺著個臉跟七老八十的老太婆一樣。”

“你才七老八十。”

聞言,柳臻頏仰臉瞪了瞿嘯爵一眼。

“好,我七老八十。”

他失笑,和她十指相扣。

兩個人慢悠悠的朝包廂走去。

瞿嘯爵偏眸過來:“既然冇有不開心,那能給我說說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也不是什麼大事。”柳臻頏扯了扯唇:“我就是不明白啊,師父總說山外有山,如果一旦發現不是對方的敵手,便要學會韜光養晦。但我卻發現總有人像是煩人的跳蚤一樣,總是在我眼前蹦躂。”

就比如吳嬌,就比如柳琪夏……

她倒不覺得有多麼辣手,就是覺得還挺膈應的。

聞言,瞿嘯爵停下了腳步。

柳臻頏也跟著停了下來,秀氣的眉目挑起:“怎麼了?”

“我定了梅府的位,明天可以帶你去吃。”

“真的?”

滿臉的不悅刹那間消失的乾乾淨淨。

話音落,柳臻頏伸手就抱住了瞿嘯爵的腰,腦袋在他懷裡蹭了蹭:“謝謝,你可真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