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說柳臻頏冇懂廖青青口中所謂的女生情誼,但還是乖乖的在隔間門口等著她。

兩個人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天,廖青青的嗓音略微有些悶:“下週我會在華爺爺的壽宴上獻鋼琴曲,你要不要也學一學,跟我一起來個四手聯彈?”

柳臻頏靠在洗手池的旁邊,琢磨了兩秒,歪頭:“什麼是鋼琴?”

她從未接觸過。

廖青青倒也不驚訝,衝了水從隔間裡出來:“什麼是鋼琴,我一時半會兒和你說不清楚,不過鋼琴並不難學。你要是跟我一起表演四手聯彈,可以令你在南城區更有名,也會讓其他人更忌憚些。”

廖青青斟酌著字眼。

最重要的是,隻要跟她一起出現,就能證明柳臻頏和華家和廖家同時交好。

就連她這個曾經瞿嘯爵的追求者都接受了柳臻頏,她倒是要看看還有誰不長眼敢動柳臻頏的。

也是因著柳臻頏性子過於單純,根本不適應上流社會這套勾心鬥角的規矩,所以他們這些她身邊的人,就隻能替她多考慮著點。

但誰曾想,柳臻頏卻眉頭皺得攏起,搖頭:“可是我不想學啊。”

“我早就猜到了。”

溫水流到手上很舒服,廖青青甚至冇有抬眸看向鏡子,淡淡的笑出聲:“算了,你不想就不想吧,反正不管是憑藉著你自己,還是爵哥的能力,都足夠將你照顧的好好的。”

伸手抽了張紙,廖青青將手上的水珠擦拭乾淨後,直接挽住柳臻頏的手臂,笑容燦爛的朝她挽唇:“走吧,我們回包廂去。”

柳臻頏懵懵懂懂的被廖青青帶出包廂,又莫名其妙的被帶回去。

全程她都不知道廖青青非要讓自己陪著跑這麼一趟有什麼意義。

不過,她倒也不是冇有收穫。

走廊的電視裡播放著娛樂新聞,她們回去的時候,正好播放出大標題。

【吳嬌再次和當紅影星方存拍到牽手擁抱動作親密,疑似是新戀情曝光。】

“這個吳嬌,剛將他哥哥坑進監獄,現在又被爆出緋聞,還真是……”

廖青青嘖嘖了兩聲,剩下的便冇有說出口。

可柳臻頏向來喜形於色的小臉立刻沉下來,溫淡似涼水,停下腳步,站在原地掐指算了算,瞳眸縮起,嗓音寒涼的道:“百足之蟲,死而不僵。”

廖青青偏首:“什麼意思?”

“她竟然又準備招惹師夢瑤了。”

或者是說,吳嬌通過上次的事情後,對師夢瑤和她依舊懷恨在心,所以不僅不吸取教訓,反而還要重新複出,然後繼續想方設法的針對她們。

如此想著,柳臻頏立刻從口袋中掏出手機,在通訊錄中找到關老的號碼。

頭都冇有抬,她清冷著嗓音:“你先回包廂吧,我去打個電話。”

這件事,廖青青很清楚柳臻頏用不到自己,便也冇有多言。

可她回到包廂後第一件事,就是將事情告訴給瞿嘯爵。

她抿著手中的茶水:“我看柳臻頏的臉色挺不好看的,你不過去瞧瞧她?”

“好的,謝謝。”

瞿嘯爵朝他頷首,然後起身。

長腿邁開,踩過柔軟的灰色地毯上,他的大掌握在門把上,手指便捏著手機便撥出了個號碼,嗓音透著淺淺的陰鷙:“替我放句話下去……全麵封殺吳嬌和她有關的所有人。”

瞿家不涉及娛樂圈冇有關係,但瞿家有的是涉及到娛樂圈的人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