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此想著,廖青青冇按捺住露出一抹偷笑。

但她剛回神就對上柳臻頏疑惑的視線,她便擺擺手:“算了吧,我對這個不感興趣。”

她早就過了玩這個的年紀。

“好吧。”

柳臻頏歡歡喜喜的將手腕收回來,正開心不用將氫氣球分給其他人,申超便巴巴的湊過來:“大師啊,你接不接定製的繡圖啊?”

“定製?”

柳臻頏從未接過,自然也不懂,懵懵懂懂的看向申超。

“對。”申超飛速的點頭:“我上次回家後,把你繡的手帕給我媽,我媽特喜歡,結果我一不小心說漏了嘴,說我認識至秦大師,結果……”

申超裝模作樣的歎了口氣:“我媽就逼著我跟你打好關係,看能不能定製一條帶有她頭像的手帕,也好讓她去給她那些姐妹炫耀。”

柳臻頏考慮了下。

她向來繡的都是山水圖畫,從未繡過人物頭像。

她正考慮著好不好繡,申超就伸出三根手指頭:“我媽出三十萬定製,也不知道大師方不方便?”

三十萬?

柳臻頏的杏眸一下子就亮了,想也不想的點頭:“方便。”

“謝謝大師。”

申超興奮的搓了搓手。

其實他很清楚柳臻頏不僅是看在錢的份兒上,更是看在瞿嘯爵的份兒上才願意接下來的,不然的話,她的手中積壓了那麼多的繡品,隨便放出去兩件,就能夠引得南城區爭相購買,千萬起步,她還能缺這十萬八萬的?

不過,申超很自然的打蛇上棍,從口袋中掏出手機,笑眯眯著:“那大師,我們加個微信?我到時候把我媽挑好圖片給你發過去當樣本。”

柳臻頏冇想那麼多,又吃了口冰淇淋,剛準備掏出手機,就聽見一道男聲從天而降:“當什麼樣本呢?”

循著聲音看過去,眾人便瞧見瞿嘯爵邁著長腿從不遠處回來。

剛靠近,他伸手重新將柳臻頏摟回到懷中,英俊而乾淨的臉壓下來,一個吻就覆蓋在她的臉頰上。

然後他又低哄著她少吃點涼的,纔有功夫掀眸看過來:“還冇回答我的問題呢?什麼樣本?”

瞧見瞿嘯爵,申超便知道自己想要偷摸加大師好友的希望破滅了。

他頗為埋怨的站遠了點,簡單將事情說了遍,又歎氣:“爵哥,你說你早不來晚不來,非要掐著點來?”

“怎麼?”

瞿嘯爵挑眉,眉眼毫不客氣的渲染上一派淩冽:“你都要來加我女朋友微信了,我還阻止不得了?”

“可以阻止,當然可以阻止。”

申超恨不得在心裡啐他一口,又瞧著他掏出手機,才一怔:“怎麼了?爵哥?”

“不是要發什麼圖片嗎?發給我就行。”

也省的他再用這個為藉口,糊弄著柳臻頏加微信。

申超眼珠子一轉,糊弄地笑著:“過兩天吧,我媽還冇挑好呢,等她挑好了我就給你發過去。”

他再拖一拖,說不定下次他就能找到機會要微信了。

瞿嘯爵對於申超那點小心思瞭若指掌,不過卻也不拆穿,眸底覆蓋上一層笑意:“你們怎麼都來了?”

剛剛華清在電話裡並未告知他同行的還有廖青青和申超。

華清抬手取下鼻梁上的眼鏡,從口袋中掏出塊布擦拭了下,溫聲:“畢竟天色太晚了,我一個人來不太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