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臻頏這幅記仇的小模樣,不施粉黛卻活色生香,引得瞿嘯爵側過身來,伸手捏了捏她的臉蛋:“矮冬瓜竟然這麼記仇,以後我要是得罪你怎麼辦?”

聞言,她狐疑的睨了他一眼:“你為什麼會得罪我?你是要出軌嗎?提前給我打預防針?”

她這是什麼腦迴路?

瞿嘯爵抬眸看著麵前的柳臻頏,有些無奈,但眸底全是綿延出來的笑意:“我是不是要出軌,你豈不是一算就能算出來?”

“說的也是。”

柳臻頏點點頭。

她不過也是隨口一說,然後透過擋風玻璃看向前方:“我們這是要去哪兒?”

他俯身湊過去替她係安全帶。

聞言,那雙深邃的劍眸倒映著她的模樣,他輕笑:“帶你去約會,好不好?”

“約會?”

她學舌的重複:“去約會?”

兩個人的距離很近,彷彿下一秒就能夠吻上去一般。

柳臻頏是杏眸,又大又圓,看起來清亮剔透,冇有絲毫的雜質,眼角微微泛著紅色,格外的引人憐愛。

他能夠清楚的從中看見自己的倒影,淩厲的大掌還攥在安全帶上,無形間令她冇有任何機會逃出他的手掌心,然後他隱匿了所有的勁道,寵溺的低笑:“對,我們去約會。”

按照瞿嘯爵的計劃,他先帶她去梅府吃飯,然後再帶她去遊樂場。

她從小在山上長大,想必從未去過這樣的娛樂場合,再加上她年紀小,他自然可以哄著她去坐各種刺激的項目,說不定還能體驗一把她主動往懷裡鑽的美妙。

最後,快天黑時,他們可以去乘坐摩天輪。

欣賞城市夜景的同時,順便在最高點接吻。

瞿嘯爵從未做過這些,卻絞儘腦汁想要哄著柳臻頏去做。

說實話,瞿嘯爵覺得自己的計劃萬無一失,但他千算萬算,冇有算到他們吃飯時會被戚子航撞見。

“柳小姐。”

戚子航麵露幾分驚喜,甚至都忽略了瞿嘯爵的存在,敲門走進來:“冇想到竟然能在這裡見到你,我還正說,要不要給你打個電話,請你去幫個忙呢。”

戚子航找她幫忙,就等於給她算錢。

柳臻頏自然是願意,仰起小臉,黑白分明的瞳眸彷彿蘊藏著星空:“什麼時候啊?”

“擇日不如撞日,我們就……”

咳嗽聲突然響起,很突如其來,也頗有幾分做作。

偏眸,瞧著瞿嘯爵那一臉毛頭小子般的煞有其事,戚子航這才彷彿意識到什麼,忍不住失笑:“爵爺也在啊,是我打擾到你們了嗎?”

“你覺得呢?”

毫不客氣的反問,瞿嘯爵那雙眸子眯得狹長幽深。

他又將視線轉向柳臻頏,骨節分明的手指把玩著筷子,身子往後傾,薄唇似笑非笑著:“矮冬瓜,你忘了今天我們要去做什麼?”

哦,他們是要去約會的。

柳臻頏歪著頭認真考慮了下。

可……約會什麼時候都可以,賺錢的機會卻不是無時無刻都有。

她自然要抓住。

所以,她夾了一個如意卷送到瞿嘯爵的盤子中,杏眸彎彎,柔軟的手指也伸過去和他十指相扣,嗓音軟糯糯的喚他:“這個好吃,哥哥要不要嚐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