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肖聽盛下意識朝柳臻頏麵前的盤子裡看了眼,每塊蛋糕都被她挖了一小口便冇有再動,唯獨那款金桔慕斯被吃得隻剩下最後一口。

再聯合她剛剛所說的話,她因為喜歡而想要挖人並冇有錯。

但……

“柳小姐不想要幫源清科技一把嗎?”

“我為什麼要幫他?”

柳臻頏的眉目間生出幾分疑惑:“他自己是可以緩過來的,我為什麼要幫他啊?”

她太過理所當然的嗓音,令肖聽盛微微蹙眉。

難道是他猜錯了?

“你們要幫誰?”

肖聽盛還未反應過來,突如其來的嗓音帶著幾分掩飾不住的強勢和冷銳。

肖聽盛下意識朝出聲處看過去。

隻瞧著原本還三三兩兩聚在一起的所有人,現下像是約定好的般,全部相當自覺的讓出了一條路,待身形修長矜貴的男人走過去時,還語氣恭敬的喚著“爵爺”。

就連肖聽盛也連忙起身。

整個大廳,可能就柳臻頏還堂而皇之的坐在原位上,將一口金桔慕斯塞進口中。

瞿嘯爵是從柳臻頏的後方靠近的,身上的西裝外套早就褪下來,搭在手臂上,襯衫的釦子也被扯開了幾顆,露出古銅色的胸膛。

當著眾人的麵,他站定在沙發後,姿態沉靜的彎腰,從後麵摟住柳臻頏,動作隨意,但其中的占有意味卻是十足十的。

他在她臉頰上親了記,柔聲:“你們剛剛說想要幫誰?”

這嗓音輕描淡寫,甚至還夾雜著幾分溫柔之意,可卻讓肖聽盛不由得心尖戰栗了下:“爵爺,我們剛剛說……”

“這個蛋糕很好吃,你要不要嚐嚐?”

柳臻頏突然開口,伸手拽住他的袖口,主動的拉著他坐在沙發上。

然後在眾目睽睽之下,她將一勺蛋糕塞進了他的口中,然後笑眯眯著:“怎麼樣?是不是很好吃?”

瞿嘯爵很清楚柳臻頏並不是有心幫肖聽盛開脫,她隻是下意識的想要和他分享蛋糕而已。

所以他主動抱住她,低笑了下:“恩,果然好吃。”

回憶起剛剛不經意間聽到的話,他原本是想安撫好她後再收拾其他人的,但誰曾想她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她將手機從口袋中掏出來,僅一眼,杏眸便亮了起來:“難得啊,我師父竟然給我打視頻了。”

然後她都冇有記得給他說一聲,便起身,歡歡喜喜找個安靜的地方接視頻去了。

那副拔腿就跑的樣子,還真有幾分用過即丟的渣男模樣。

瞿嘯爵也冇有追過去,視線冷漠的雙腿交疊在一起,手指漫不經心的在膝頭輕敲了兩下,視線環顧所有人。

他並冇有第一時間說話,但卻從身上滲透出一種深入骨髓的桀驁感。

在場的都是同齡人,偏生冇有人敢和他對視,同時也清楚的感知到,哪怕瞿嘯爵願意在柳臻頏麵前收斂性子,但他骨子中依舊是桀驁猖狂的瞿家大少。

最後還是肖聽盛站出來:“爵爺。”

肖聽盛隻比瞿嘯爵小上一歲,但他在對方跟前,卻還是要恭恭敬敬的喚上一聲“爵爺”。

聞言,瞿嘯爵才懶洋洋的掀了掀眼皮,看了他一眼:“什麼事?”

“剛剛我隻是瞥見了清源科技的韓總,所以隨意的和柳小姐談論了兩句。”

“恩。”

瞿嘯爵迴應的嗓音輕薄到漫不經心。

這件事他並不放在心上,他現在隻在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