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肖聽盛主動端著酒杯湊過來,英俊的輪廓帶著幾分親近,輕輕和她碰了下杯:“柳小姐,我家這次的事情,還真是要多謝你的幫忙,如果可以的話,過兩天我爸媽想要專門請你吃頓飯。”

吃飯?

這是好事啊。

柳臻頏冇有任何猶豫,點點頭:“好啊。”

瞧見她同意,他今天的任務也完成了一半。

唇角勾出淺薄的笑意,他客道著:“如果柳小姐以後有什麼需要的話,儘管可以和我開口,能夠幫到你的,我都會儘力幫忙。”

這不僅是他的意思,更是整個肖家的意思。

柳臻頏卻完全冇將這種事情放在心中,有一搭冇一搭聽著肖聽盛的絮叨。

視線隨意的在大廳裡掃了眼,一下子便瞧見站在人群中的韓木卿,他西裝革履,鼻梁上架著無框眼鏡,手指間端著杯酒水,正在和彆人應酬著,側臉斯文,舉手投足之間有條不紊。

柳臻頏停頓了幾秒,肖聽盛自然也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

“柳小姐認識韓總?”

柳臻頏冇有迴應,抿了口果汁。

肖聽盛便繼續:“韓總是源清科技的總裁,清源科技有一定的發展前景,不過暫時公司規模還偏小,從上到下也不過十幾個人而已。”

而且,最近還聽說源清科技似乎出了點問題,韓木卿正在四處拉投資。

他們肖家也不過是看在源清科技的發展前景,才邀請他來參加宴會的。

但就是不知道,等韓木卿拉來投資後,這源清科技是否還能由他全權做主。

肖聽盛雖然不知道柳臻頏為什麼對韓木卿感興趣,但他總歸是將自己知道的都說出來,晃了晃手中的酒水,語氣打趣:“柳小姐,其實我們肖家也挺看好源清科技的。”

所以,如果柳臻頏真的對韓木卿感興趣的話,可以直接給他們說一聲,他們倒也願意幫上一把。

此話一出,柳臻頏彷彿想到什麼般,隨即轉過臉來,眨眨眼:“隻要我有什麼需要,你都可以幫我的是嗎?”

這完全在肖聽盛的預料之中,他很自然地迴應:“當然,柳小姐是我肖家的恩人,隻要我們能幫上忙,自然是願意的。”

所以……

她現在可以開口讓他們幫源清科技……

“你這個蛋糕很好吃,能把配方賣給我嗎?”

這般驢唇不對馬嘴的話,令肖聽盛一愣,差點把喝下去的酒水嗆出來。

他咳嗽了兩下:“柳小姐想要當蛋糕的配方?”

“對啊。”

柳臻頏杏眸清明,認認真真的睨過去,彷彿不明白肖聽盛的反應為什麼這麼大。

雖說肖家包下卦餐開認親宴,但並未用卦餐的人員,而是自帶廚師和侍者。

所以她不貪心的,她說的是賣。

隻要有了配方,她不就想吃多少就有多少?

看到時候瞿嘯爵還用什麼藉口天天忽悠她。

對,的確是忽悠。

等從梅府回去後,她便把瞿嘯爵往她耳朵裡吹氣的事情告訴給了師夢瑤。

但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師夢瑤聽她講完後,竟然笑到滿床打滾的地步,然後才頗有幾分義正辭嚴的告訴她,瞿嘯爵這是在忽悠她。

“如果你捨不得這個廚師的話,我可以退而求其次的。”

等了幾秒,冇等到肖聽盛的答案,柳臻頏便設身處地的考慮了下,托腮用叉子在蛋糕上戳了兩下,杏眸微彎:“我能安排人去你家學廚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