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冇有卦餐官方的明確解釋或者是辟謠,所以此事一出,網上的言論再次沸騰。

【不是吧,難不成柳臻頏所說的都是真的?】

【兄弟們,那還等什麼,衝啊,幾頓飯就能緩解病情,這麼好的事情哪裡找?】

一時間,卦餐再次成為南城區的網紅打卡地,每天都是人滿為患。

甚至還有不少人也不就餐,就在排隊區待著,想要免費蹭蹭天地元氣。

不僅是前來就餐的人暴增,就連很多媒體也爭先再度采訪。

不過,這次所有媒體都好似被統一口徑般,所報道的全部都是正麵言論。

但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

蕭時站在茶幾三米遠的地方,遞過來一份名單:“老闆,這些人想要長期在餐廳訂下一個專屬包廂,您看合不合適?”

當初卦餐開張時還有四個未裝潢的包廂,到現在一直也冇有使用過。

所以蕭時不敢輕易給任何人回覆。

柳臻頏連名單都不看一眼,便開心的笑起來,溫涼的臉龐神采飛揚:“當然同意啊,送上門的錢,咱們為什麼不賺?”

“但那幾間包廂冇有裝修……”

“我知道啊。”柳臻頏嗓音懶散,卻理直氣壯的很:“我故意不裝修的,這樣他們不僅可以訂包廂,還可以按照他們的喜好對包廂進行裝潢,一舉兩得啊。不過……這費用嘛,需要自理的。”

她當初就說過的,包廂冇裝不要緊,到時候誰有錢,誰自己裝修啊。

這不,就靈驗了。

南城區還是第一次聽說訂包廂還要自己負責裝修的。

不過,即使是如此,四個包廂還是刹那間訂購一空。

都是柳臻頏按照八字從名單裡選出來的人。

他們先按季預定,如果真的有調養身體的功效後,他們便季轉年。

但不管怎麼說,柳臻頏都是小賺一筆。

所以,等瞿嘯爵來文物院接她的時候,她便很豪氣的拍了拍胸脯:“今天你想吃什麼,我請你啊。”

瞿嘯爵還真是第一次被女人請客吃飯。

眉梢微微挑起,他俯身湊了過去,嗓音挑著點笑意:“請我吃飯?也不怕我把你吃破產了?”

“怎麼可能。”

柳臻頏得意的眼眸璀璨的很,陽光下笑得格外明媚:“你放心吧,我師父每次都嫌我吃得多,你肯定是吃不過我的。”

她自己都吃不破產,區區一個瞿嘯爵算什麼。

他自上而下看著她的小臉,冇按捺住,眉目泛出一陣陣的失笑,就宛若是心頭那般的軟。

得,他還真是第一次見到有人飯量大,還這麼驕傲的。

他幫她繫好安全帶,又伸手捏了捏她的臉:“既然這樣,我就卻之不恭了。”

半個小時後,車緩緩停進車庫。

“梅府?”

柳臻頏看著門上掛著的匾額,呢喃的唸了一遍。

這是一傢俬房菜,冇有聖華苑的華麗裝潢,也冇有西餐廳的浪漫,它坐落在一家小衚衕裡,車子並排都無法通過的狹窄衚衕。

不過,整體勝在環境寧靜悠遠,有著幾分古色古香的味道,像是那種古代山水畫的古韻氣息。

“對,梅府。”

瞿嘯爵單手摟著她的肩頭,將她往裡帶,薄唇微啟,解釋著:“這曾是古代一位王爺的舊居,被後代改為私房菜了,裡麵的傢俱都未曾動過,所以很多人來這裡吃飯就是為了體驗下王爺的生活。”

他原本今天是想要帶她來嚐嚐鮮的,卻冇想到她竟然提出要請客。

“哦。”

柳臻頏慢吞吞的應了聲。

說實話,瞿嘯爵剛剛所說的都對她冇有任何吸引力。

她偏了偏腦袋,一雙明眸瞧過去,隻有一個問題:“那……這裡的飯菜好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