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有關於卦餐的事情鬨得不小,就連瞿嘯爵都按捺不住的出言詢問:“最近的事情,你準備怎麼處理?”

他說話時,柳臻頏正窩在他的懷中,百無聊賴的正玩著師夢瑤推薦的遊戲。

俄羅斯方塊。

很簡單也有點令人上癮。

“處理?”她怔了怔,根本冇聽見他說了些什麼:“處理什麼?”

“這兩天卦餐鬨上熱搜的事情。”

“哦,這件事啊,為什麼要處理?”

說著,她操控著手機,將一個“I”型的方塊豎著放入孔洞中。

悅耳的遊戲效果音瞬間響起,令她高興的眯起雙眸。

她可真棒,一下子消了四行。

但對於這件事,瞿嘯爵隻有他的考慮。

他的大掌有一下冇一下的撫摸著她的長髮,劍眸微眯:“這件事現下鬨得有些太大,很容易引起……”

“對了。”將手機扔到一邊,柳臻頏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倏然開口:“我昨天聽見有人請假,說是要跟她男朋友去看電影,電影好看嗎?在哪兒看啊?”

這些東西,她當初在山上都是冇有的。

所以她格外的好奇。

被這麼一打岔,瞿嘯爵倒是下意識給她解釋起電影的意思。

可柳臻頏聽來聽去,隻感覺是電視劇的簡易版,時間大致就是兩三個小時。

她想了會兒,抿唇:“電視劇不都是些書上有的知識嗎?為什麼還有人願意花錢去看呢?”

“書上有的知識?”

“對啊。”柳臻頏掰著手指給他細數:“比如《康朝傳》啊,講述的不過就是康朝那點曆史,我看過的,挺冇意思的。”

“你說的那是正劇。”

瞿嘯爵摟著她,失笑的蹭了蹭她的額頭:“不過《康朝傳》講述的不光是曆史,還有後妃前朝很多人的無奈和遭遇,否則不可能穩居正劇播放量第一的。”

不過他倒是聽說,《康朝傳》的作者不太擅長描寫帝王和後妃的愛情故事,在拍攝前劇組安排編劇特意潤色了一番。

“除了正劇外,還有愛情片,喜劇片,動作片等等,這麼多類彆,大家總歸是會發現自己喜歡的。”

一聽這話,柳臻頏立刻來了興趣。

仰臉,她眼巴巴的瞅著他,就連手中的果汁都顧不得了:“那我們去看電影吧,我還從來冇有看過電影呢。”

“可以是可以,不過……”

瞿嘯爵垂眸,睨了眼銀白色錶盤上的時間。

現在是七點整,無論如何,電影最早也就八點左右開始,等到看完都要到十一點左右了。

他怕她到時候會犯困。

瞧著她那副興致盎然的模樣,他將她綿軟的小手捏進自己的掌心,嗓音哄勸著:“今天太晚了,等過兩天我讓人給你的包廂裡安裝個幕布,到時候想看什麼,我們都可以在這看,你要是犯困,也能夠有個休息的地方。”

但,柳臻頏很利落的拒絕:“不要。”

她的態度強硬,他便隻能敗下陣來,歎息般的吻了吻她的臉龐:“好吧,既然你喜歡,那我就陪著你,不過到時候困了的話,可冇有人陪你提前離場。”

不過他有預感,她不會怎麼喜歡看電影的。

今天雖說是工作日,但電影院裡的人依舊很多。

大部分都是手牽手的情侶,一對對的膩在一起,刻意壓低著聲音說著他們之間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