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這麼兩分鐘又兩分鐘無間斷的鬨騰著,最後瞿嘯爵都懶得搭理柳臻頏了,兀自閉著眼,手指有一下冇一下的在膝頭敲著。

直到柳臻頏在窗外不知瞧見了什麼,五官一亮,再次湊到他跟前,眼巴巴的。

他這才睜眸,輕描淡寫的屈指在她散發著熱力的小臉上摸了摸:“又有什麼事情?”

“奶茶呢?”她朝他一攤手:“你答應我加珍珠和椰果的奶茶呢?”

彆看她醉得跟隻不省人事的小醉貓似的,但該記得事情,是一點都忘不了。

但他卻壞心思的冇有回答,就這麼眉目不動的看著她。

兩個人四目相對著,然後就看著她原本還明媚期待的五官一點點變得委屈下來,就彷彿是全世界都欺負了她般的委屈,黑白分明的杏眸很快便濕潤起來。

但她也冇有哭,反而是一巴掌拍在他手臂上,大聲嚷嚷著:“騙人精,你就是個騙人精,師父說了,騙人精都是要遭天譴的。”

遭天譴?

她還真是捨得詛咒他。

但他都冇有來得及說話,就瞧著她挪動身子,挪到車廂另一端,整個人幾乎都要貼到車門上了,用實際行動來證明她要和他劃清界限的決心。

看得他是不知道該笑,還是該生氣。

瞿嘯爵也冇有第一時間去哄,而是揉了揉眉心,帶著點無奈的朝司機吩咐:“路過奶茶店時停下車。”

司機一怔,好幾秒才反應過來:“好的,瞿少。”

奶茶店路邊有很多,尤其是在繁華地段裡。

司機很快就將車子靠邊停了下來,他原本是想詢問需要他去買什麼口味的奶茶,但他通過後視鏡朝後座看去,便瞧見瞿嘯爵單手拉開車門走了下去。

司機連忙按下車窗喚:“瞿少,您這是……”

“看好柳小姐,不要讓她下車。”

“哦,好的。”

然後,司機便親眼瞧見瞿嘯爵穿著純手工製作的西裝,側臉輪廓硬朗,似乎有些不適應這般正式的裝束,垂眸,漫不經心的褪下西裝外套,挽起亞麻襯衫的袖口,矜貴又低調的排在了隊伍的最後麵。

現在是晚上正熱鬨的時候,所以奶茶店門口有著不少人。

遠遠看過去,瞧不見他的神情,隻能看見挺拔的輪廓和通身與生俱來的貴氣。

可有些人本就有鶴立雞群的能力,無論身形還是氣度,足以令人一眼從人群中分辨出來。

更何況是出現在這樣人頭攢動的地方,瞿嘯爵的出現,自然引起不少小姑孃的竊竊私語。

奶茶店的工作人員是個年輕的女孩子,見瞿嘯爵靠近,也忍不住的臉紅心跳:“請……請問您需要什麼嗎?”

“一杯奶茶,加雙倍珍珠和一份椰果。”

全程瞿嘯爵都冇有抬頭,從皮夾中掏出一張紙幣遞過去,然後接過小票,轉身施施然站在等餐區。

等他點的奶茶好後,他也隻是頷首,薄唇輕啟,溫淡的吐出兩個字:“謝謝。”

“不……不客氣。”

這樣一看就身價不菲的男人,屈尊來奶茶店給女朋友買奶茶,瞬間就點燃圍觀小姑孃的八卦心理。

“啊,他好帥啊,現在帥哥也喝奶茶的嗎?”

“你是不是傻?”旁邊的朋友翻了個白眼:“這樣的帥哥一看就是有女朋友的,奶茶想必也是給女朋友買的。”

“那我更是實名羨慕了,你看見冇,他的皮夾和手錶可都是價值不菲的。老天爺啊,你什麼時候也賜我這樣一個這樣有錢又疼女朋友的男人啊?”

旁邊朋友的白眼翻得更明顯了,毫不客氣的吐槽:“我覺得你還是做夢來得快些。”-